厦门第八市场

一大早赖床到10:00,终于起来,我嫂小毛驴载我去“八市”。还没进入八市,就为这种市井气着迷。

拍这条小巷子里的修鞋大哥的时候,一个从八市买完菜的本地阿姨走过,用闽南味普通话跟我说“这种小巷子,拍拍最有味道啦~”当时觉得阿姨真有审美真可爱!

大嫂在一家叫做“古早原味美味锅边糊”(八市老店开元路164号)的小店前停下,问我吃锅边糊还是吃边上那家面线糊。

感觉面线糊会很大碗吃不下,所以选择了应该是福州特色的锅边糊。加了猪肝,很快就出锅,像北方的面片汤。

锅边糊超级鲜,里面放了花蛤,大嫂去不远处骑小毛驴过来,打算小毛驴八市游,在边上等我,我狼吞虎咽几口后,大嫂说“少吃点呀,尝过就好了,里面还有很多。”

我:......嗯嗯!但是真的很鲜呀,我想吃完它.....

穿过几家很有名的小吃店,进到肉类区,空气浑浊起来。人与人摩肩接踵,敢在八市骑小毛驴和自行车的个个都是老司机。

在几乎让人窒息的熙熙攘攘里,一个打扮精致的时髦妇人攫住我的心神!真的太遗世独立格格不入了好吗?干净到过分崭新到过分的白粉色、剪裁得体的呢子套裙,红色细跟高跟鞋,民国时期的卷发,姿态优雅,闲庭信步。

大姐姐你是神仙吗?如果不是没有摄影装备神马的,我真的以为你在拍电影啊!当时真的周边的人流嘈杂拥挤浑浊到黑白,就她一个人是彩色。

她在一个猪肉摊前停下,仔细相看起来。当时的在小毛驴上飞驰而过的我:!!!ISO开得不够高!!!不然凭借这个照片我真的必火吧!出来后想回去找,但是我跟那个复古女郎之间的人流真的是人山人海、千山万水了......

上面那个红色的虾姑真的超级可爱,跟正常的皮皮虾不仅颜色不一样,而且游起来前面两个片片左摇右摆的,好肥好想抚摸好想吃!!!

感觉八市应该是承载了所有岛上人的生活吧,各种小吃店、熟食店、新鲜海鲜、水果,鲜花店和卖过年那种中国结、镀金挂件、日历的店铺比邻而居,可以说感觉真的很闽南。

年轻主妇、上了年纪的老婆婆、餐馆的老板、带着孩子的妈妈、急匆匆的中年男人、不急不慢的年迈老人都在这里相遇、分离。

“朱记手撕鸡”门庭若市,头发花白的靠奶奶和中年大姐们都是它虔诚的信徒。常常是一圈人散去,下一圈又起。

感觉拍延时的话,应该会很酷很有感。即使生意繁忙,老板娘也是笑意盈盈,服务质量丝毫不降。也许人们吃的不是味道,而是记忆和感情?

“钟丽君满煎糕”就在它的斜对面,一个小车而已,却撑起厦门这种小吃的天下。亲测感觉非常一般,就是软糯的口感。

花生和芝麻两种口味,外面是糯米的皮,年糕类似的口感,里面的馅料个人感觉真的过分甜,买一块芝麻的尝一下就可以了,芝麻的会比花生略好吃。

不知道是怎么成为厦门网红糕品,大嫂说别的地方没有的,整个厦门好像就他们家,正常也不怎么吃。真的是画风清奇、不同凡响。

既无过人之处,也不是特色食物,到底为什么辣么多人吃!

在厦门买芒果,请务必要慎重!你以为台湾大青芒真的是3.8RMB/斤吗?骚年你真的太天真。

毕竟我大嫂这种话老熟客,买买也要6.8RMB/斤呀!都是假的,都是假的你知道了吗?!价钱是吸引顾客的,不然为什么人家正儿八经的水果店里要卖9.8/斤!

吸引了游客后,30块钱可能只有两个小芒果,希望真的不要贪便宜!如果你告诉他“老板要足秤哦!”他会告诉你“那要6.8一斤吼!”

所以不要在厦门买芒果,千万不要在曾厝垵、鼓浪屿买芒果寄回家,因为50块钱寄回家收到可能只有两个,不信你看曾厝垵的测评!

著名的“阿杰五香”名不虚传,小小的店铺门前围满了本地的食客,无论是买回家就粥也好,还是中午当作正经的菜品也好,五香条都是厦门人的心头好。

一口油锅的炸速,常常落后于五香条的售卖速度。精肉、荸荠,外面裹上豆腐皮,一炸,香味扑鼻。3RMB/根,里面是满满的大块瘦肉,真的很便宜!

三姑六婆们都是10条10条走,大嫂说4条,结果就被剪了10条,知道搞错后很开心的把多余的拿走,因为后面的食客可还都在虎视眈眈!

看到“毓婉鹭芝味姜母鸭”的牌子的时候,是不认识的,也没有来得及吃,但是它招牌上“仅此一家别无分店”的字样让我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果不其然,回来一查,真的很有名很有谱。是家姜母鸭老店,贵在价格公道、味道合宜,虽然我没吃,但是见识了过大姐左手一只鸭、右手一把叉的架势后,就等着下次去厦门拔草了。

到厦门的第三天,还没吃过沙茶面的我终于在“兴开禾沙茶面”拔了草,也是游记和攻略里榜上有名的食物。

这碗沙茶面不错,汤头浓郁,料很足,五香豆腐没怎么入味和口感,但是我最后都吃了了,大嫂给我加的猪血真的喜欢,是真血啊!很嫩很有胶质感!对这碗沙茶面没吃出什么特殊情感,只是不错吧~

东北小伙伴一定超级爱吃,毕竟火锅直接蘸芝麻酱的你们会觉得这个好香还不腻!南北的食物能在酱料上有这么神奇的共通之处,不得不让人感叹奇妙!一个芝麻酱,一个花生酱,不同的原料却有相似的味道,是人情上的共鸣?

八市之旅结束开始得草率,结束得仓促,这个吸引了谢霆锋前来探寻的旧海鲜市场,如今还保持着蓬勃旺盛的生命力,日复一日地支撑起厦门人的生活和生计。

民国时期的老砖房里,上个世纪的人已经走了;但是砖房下的市场,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繁盛,向下一个世纪疾驰而去。

万石植物园

中午在店里吃了蟹黄汤包后,下午攒足体力去万石植物园了(我大哥家的蟹黄汤包真的很实在了,好这口的记得去吃,毕竟是200RMB/斤的蟹黄包的:厦门市思明区厦禾路296号108店面杭州小笼包)。

万石植物园真的值得去,承包了一座山,打造了一个植物仙境,但是对不起,我没有小姐姐,只能蹭人家模特。

大嫂的高贵华丽风在植物园真的发挥不出来,网红小清新文艺真的随手就来。好想一把推开人家塑料姐妹花,说我帮你拍啊小姐姐!毕竟你自己都嫌弃你小闺蜜把你拍很胖不是了嘛!

也想推开人家男朋友,告诉认真化了妆还带了道具的小姐姐,我来啊!不收费的!你男朋友都让你换了10几次走位了,还没给你出照片!

小姐姐们不要感谢我的啊,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拍这么多小姐姐,糊了也别打我,而且图二的表情真的很喜欢啊!

但是老鱼想说的是,为什么你们都守着那片仙人掌不放呢,图4这样也很自然很好啊!网红仙人掌固然很ins,雨林植物区才是出大片的仙境啊!

水汽加上光,随便一修就很厉害的样子了好吧!不信看下面这篇:

看一下多肉植物区里的通天仙人掌吧,真的很可爱,但是也很有杀伤力啊!

你以为它六芒星一样的刺只是好看吗?它可是网红界的霸王花啊!

个人觉得会开花的芦荟啊、蜜蜂采蜜的红花呀、小刺梅啊、大草坪啊、叶子黄了的树啊、藤本植物爬的廊桥啊,都很能出片啊!

总之在感觉自己在植物园,能出好几套风格不同的结婚照吧......

铁路公园

从植物园出来随便走走就是铁路公园,真的是着了厦门的林荫道的魔,真的太好看了吧。

虽然拍糊了,但是老子不管,老子还是要放!

铁路公园的铁路已经被填平了,只留下铁轨和花砖填平的路,好多人在这边锻炼,最主要的组成部分还是这个xx隧道吧,里面挂满了厦门铁路甚至是中国铁路的历史。

懒得拍照了,总之就是想出片,路边随便野草都能出,放心去吧,就当减肥了。要是累了,就没必要去,带了相机也会懒得拍。

高阿二思北酸笋面

从铁路公园出来后回店里,大哥在附近一个小巷子口把我和大嫂放下,让我们去买面。

跟着大嫂穿过脚手架,进到巷子里,一眼就看到这家,感觉是厦门老店,吃的人很多,一进巷子就是扑鼻而来的酸笋味,感觉真的不太美好。

酸笋面是螺狮粉的亲兄弟无疑了,臭到发指,我发誓两者的制作工艺应该是一样的。

去的时候才五六点吗,一筒酸笋只剩小半,厦门人对酸笋面的热爱可能可以跟广西人对螺狮粉的热爱可以媲美了。

因为大半夜吃完生蚝往回走的路上,整条思北路上,一溜都是卖酸笋面的小摊,在深夜的鹭岛,营造出烟火和家的暖意。

图源:大众点评(侵删)

这家酸笋面的汤很浓稠,但是味精略多,大嫂说他家的酸笋泡面好多人吃,所以我选了泡面(三种面可选,大哥大嫂跟我点了三种不同面),但是真的没什么特别啊!

发这个图的时候,张轩问我,这是什么?麻辣烫材料吗?我......!!!特么都不看文案的吗?对我是真爱吗?我跑厦门吃麻辣烫是怎么个事儿?

15RMB/三荤一素,大嫂说以前15块钱任选,现在不仅价钱涨了量还少了,上次加了个素菜直接变20......

所以她说下次要去后面这家,味道都差不多。我很认真地查了一下晓玲,据说是酸笋面排行第一......

所以你们下次随便吧,反正两家味道都差不多,反正我到现在也不知道酸笋是个什么味!!!

老二市口土笋冻

晚上这顿可以说是很重口了,拿土笋冻就酸笋面。被大哥吓到差点不想吃土笋冻,还是大嫂,二话不说买了再说。

就在自家店边上,老二市口土笋冻,20块钱/10小个or2大个,每家的蘸料都不会一样,这家的是酸辣酱和芥末混合,加几片腌萝卜。

相传土笋冻的发明人是民族英雄郑成功。原料是海蚯蚓,学名可口革囊星虫(Phascolosoma esculenta),身长二、三寸。它含有胶质,经过熬煮,虫体所含胶质溶入水中,冷却后即凝结成块状,其肉清,味美甘鲜。

但是温度高的话会化,所以一般外带都给一大袋子冰块,陪着芥末酱和另外那个沙司,感觉像在吃芥末章鱼。只不过芥末章鱼是硬弹的,它是软的,很有胶质的口感,没特殊味道,放心买。 跟它的学名气质相符,很可口。

当天半夜吃完生蚝走回店里的路上,有背着竹筐子喊“土~~sen(三声)~~冻!”的男人,声音洪亮,走街串巷,中山路、思北路的种种小巷里吃夜宵的食客看了常常会叫进去,来几个,营生很苦但也很酷!

大哥每天想带我夜宵吃生蚝系列:从第一天晚上夜宵就要去吃生蚝,到今天终于大爆发。

本来要去的曾厝垵也没去,因为看了一下评价,没有了不得的美食吸引我,而且宰客,3.8/斤的台湾大青芒都是假的,回家收到后只有两小个。

所以直接kuai(三声)步到三姑父店里,组队去吃生蚝了。

当蒜蓉生蚝上来的时候,我承认我是懵逼的。一个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