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第一篇,

不写住着的杭州,

也不写家乡佛山,

独独想写厦门这味,

蒜蓉枝。

真是太好吃了。图不多是因为,它造型真的不怎么样。

原本在厦门只是采访民宿,恰逢民宿主人贴心,临走前不单给我们准备了一顿极有烟火气的夜宵(下回分享),还硬塞了一袋本地人都要排队去买的,金宝油葱粿家的蒜蓉枝。

首先是蒜茸,又多又密,细细地铺满在麻花上。虽说是与糖霜一起小火慢熬的,蒜蓉的口感却像是炸过,被糖层层包裹也丝毫没有影响蒜香本身。

用舌头轻轻碾开,微微呛的蒜味还是会在嘴里蔓延开。

接着是糖霜,刚裹好的一定更细绵一点,可惜我们带回来后有点结块了,但还带着翻炒后的锅气,才不是寻常白糖俗气的甜。

最后是麻花,不怕硌牙,酥松到牙齿轻轻一磕就碎成小块,据说一定要在把面团揉透,在最佳的时间内把它溜下油锅,才能炸出这样的口感。

但虽是炸过,却一点都不油腻,只有小小的孔洞与微亮的手指头显示它在油锅里走过这一遭,其余都是清爽的,微咸微甜微呛的奇妙风味便是蒜茸枝了。

非得捻起手心的细碎,吃完,再拍拍手,这品尝才算告一段落。

后来跟厦门的同事阿森聊起,他说他老家在漳州,这蒜蓉枝只有在每年过年,他爸爸会买一袋回家。

就像很多家里,在过年总有一些特地要吃的小吃,蒜蓉枝也会在特定的时间,出现在他家。

当然了,蒜蓉枝好吃,却也跟米饭不一样,它不是日日离不开的那种吃食。只是在厦门人心里,是有年代感的食物,吃个一口两口,仿佛能把时光倒回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