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有郝景芳折叠北京,南有沙喵喵厦门折叠。

你把这些记忆折叠在了脑海深处,被喵翻了个面给找出来了,收好不谢!

@斗西路—单位宿舍

那些年,他刚毕业在一家叫“厦门电控厂”的国企上班,单位有宿舍,两人或者三人间,下班了大家一起做饭吃快餐,一起看AC米兰,日子好像还停留在大学时代。

厂里的美女不少,总经理很和善,有个“女工委员会”忙着管理女生裙子不能太短、上衣领子不能太低这类“有伤风化”的问题。

隔壁电大食堂的饭菜价廉物美,关键是打菜还可以经常遇见学生妹。斗西路华联对面市场边的川菜、八宝饭都很好吃,湖滨南路上有几家门面破破的正港海鲜,周末十几个人约着打打牙祭,吃饱了饭还可以去不远的人民体育场跑上几圈。

@轮渡—香港

那些年,他家隔壁那个洋气的叔叔每个月总会去一次貌似很遥远的香港,据说厦门每周二、周五就有和香港对开的客轮,中午12点准时开航。

所以他渴望快快长大,可以像那叔叔一样去香港,唱着“我却为何偏偏黑凤梨”,逛逛传说中五光十色的世界。

然而一直去不了,所以他一放假就缠着爷爷去轮渡坐游览艇和木帆船,去鼓浪屿,就像麦兜假装去了一趟马尔代夫。

@搪瓷用品—为人民服务

那时候,他和她家里的茶杯、脸盆、碗盆、痰桶都是搪瓷的,搪瓷怕摔又耐摔,哐当一声摔下去,只是掉几小块瓷就掉了,即使摔得浑身伤痕累累还是可以用,文艺青年说那是“岁月的疤痕”。

这些搪瓷用品上面总会印着“为人民服务”、“XX厂动力车间技能比赛”、“庆祝XX支部成立30周年”的字样,这时候的搪瓷仿佛成了一种荣誉和身份的象征,在食堂和家家户户的饭桌上闪烁着身影,顺便装下了年代的几盆记忆。

(拍摄于民族路“不辍旧物馆”)

@厦华啤酒—下南洋

那时候厦门有很多带有“侨”字的所在,比如“华侨大厦”、“侨星味精厂”、“华侨新村”、“华侨中学”,还有一款“华侨啤酒厂”生产的“厦华啤酒”,爸爸很爱喝。

她听说,南华路和华新路上“华侨新村”每一栋气派洋气的别墅的背后,都有一个个“唐山下南洋”或者是“番客婶”的故事。

她也喜欢翻《厦门文学》和报纸上“侨乡风采”的专栏,语文老师总是会提到一长串爱国华侨的名字,她却只记住了陈嘉庚。

(拍摄于民族路“不辍旧物馆”)

@东方汽水—暑假

那些年的暑假,巷子里老有小贩过来卖豆花、仙草冻和酸梅汤,小伙伴们像被集体催饿似地拿着零花钱和碗盆跑将出门。卖冰棒的阿姨手中有魔力的摇铃总是当当地响,一种古龙的牛奶味冰棒,五毛钱,真好呷。

上古街的东方汽水,一开瓶就有很多泡沫,他记得有香蕉、菠萝、香橙三种味道,清凉可口。大爱菠萝味,却总是期待有芒果味的汽水问世。

喝完汽水,瓶子还可以卖钱,积攒几个就可以换一个冰棒。

@绿岛饭店—新娘子

她想起来,6岁那年舅舅结婚在中山路的“绿岛酒店”办酒席,二十几桌,新娘子很漂亮,但菜更好吃——贵妃鸡、加力鱼熕白菜、酥皮鲜带子、金盔满银盘是店里的招牌,酸梅汤、绿豆汤也好喝得一饮而尽。

宴席结束后,妈妈还带她去了斜对面的“新南轩”买了刨冰和点心。回家路上经过“雅坡”,妈妈告诉我,以前和爸爸谈恋爱时在里面喝过好几次咖啡,总会吃菠萝包。没有那里,就没有你哟,妈妈突然笑得很邪恶。

那天,她突然很渴望长大,可以在“雅坡”谈恋爱,在“绿岛”当新娘子。后来,她中学还没毕业,“绿岛”就关门了。

@照相纸—彩色胶卷

刚上小学,他第一次和爸妈去“国营公园相馆”拍照。

一楼橱窗里有各种黑白、彩色的大幅样板照片,结婚照、集体照、艺术照表情各异。拍照上二楼,各种布景,根据个人喜好帮你挑选公园、海边、大楼等各种背景,比现在的PS更有场景感。

有时候还让你捧着一束有点土气的塑料花摆POSE,师傅还会告诉你店里用的是柯达、福达、柯尼卡或者是乐凯等胶卷品牌。反正你也听不懂。

彩照扩印、放大和照片塑封成为一种长期的流行,直到数码相机和手机这些该死的速成工具出现。他反倒还一直记得,“美好的回忆,永恒的留念”是厦门产的一种照相纸的广告。

@蚊香—动物

那年夏天,弟弟要看《恐龙特级克塞号》,她要看《星星知我心》,两人一直掐架,掐着掐着,夜色暗下来了,蚊子也多起来了。

奶奶拿出了雄鸡牌蚊香一边点上,一边催促着他们看完电视去洗澡,洗完擦擦爽身粉。

后来,“雄鸡”没有了,换成了“青蛙”,再后来又来了“金鹿”, 好像一整个夏天,为了对付可恶的蚊子,全闽南的孩子都在忙着数这些动物。

@厦门食品厂—蛀牙

那些年,每次考试过了90分,姥爷就会给她买鱼皮花生和花生酥,而且一定是“厦门食品厂”生产的,鱼皮花生嚼起来吧嗒吧嗒响又满口余香。

姥爷总是会泡上壶“一枝春”乌龙茶,配着香香的花生酥。白鹭牌的蛋花酥和果汁软糖也很棒。

就这样吃呀吃吃呀吃。后来她拥有了好多颗蛀牙,成为口腔医院的常客。

@肥儿膏—吃药

她小时候很怕吃药打针,特别是身上长疖子涂满新癀片粉末,样子真心难看。

但有些“药”就不一样了。比如维他肥儿膏和大山楂丸,口感很好,吃了还盼望着下次快点肚子不舒服,可以再吃。有时候吃完了还会把肥儿膏的瓶子洗净收起来玩。

多年后,她突然发现自己发福了,可能是小时候“肥儿膏”吃得太多了,她觉得,照这样看,自己应该是厦门制药厂最活生生的“代言人”了。

@百货商店—小时尚

小时候,她的新衣服很多是外婆和妈妈在建成百货买布回来自己做的,最奢侈的应属过年过节去第一百货买的上海产毛衣和鞋子。

后来街上突然多了很多蝙蝠衫、喇叭裤、健美裤打扮的哥哥姐姐甚至叔叔阿姨,有的还戴着像蛤蟆的太阳镜,中山路卖服装的门面也多起来了,有厦门本地厂家的,更多的是泉州晋江一带的,样式还很新潮。她最心水的是妈妈给她买的有两个桃子肚兜的粉色上衣。

直到现在,她还是觉得,那时的小时尚比现在的高级定制什么的,更有满足感。

@免税商场—外汇券

那时候,厦门城里最有派头的就是“免税商场”和“友谊商场”,经常是一些华侨或者国外刚刚回来的人士才去光顾。

虽然广告上写着“百货交电,针纺织品,工艺制品,中西成药,烟酒干果,糖饼罐头”应有尽有,可是只有你手里有了宝贝的外汇券,这些才可以买回家。

有一年,她的同桌在台湾的舅舅回来探亲,从海后路免税商场”浩浩荡荡提了三大件(冰箱、乐声彩电、三洋录音机)到家里,愣是惊动了一堆街坊邻居。同桌当时也送了她一对当时很罕见的日本产玻璃丝袜。

声明:欢迎分享,转载请留言获取白名单授权。

精选推荐之“最闽南”系列>>>>

厦门沙坡一尾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