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有许多厦门美食小编都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每次写小吃的时候都特别的小心翼翼,尤其是面线糊;或是总能在公众号后台看到“面线糊明明是泉州的,怎么成厦门小吃”的留言。

这样的事情经历多了,内心总是有些“小嘀咕”,不如就抛去求生欲,来聊聊泉州小吃和厦门小吃吧。

“厦门小吃”的由来

厦门真的抢了泉州小吃吗?回答这个问题前不如先来研究下厦门城市发展的脉络吧。

说起厦门的历史不得不提起本地的同安区,今天厦门市所辖的地域,古代称同安县,当时的“政府办公室”大约是现在的同安老城区,而当时的同安县是属于泉州管辖的。

※资料参考:《图说厦门》,厦门市国土资源与房产管理局,2006-3;百度百科资料

不难看出在民国之前,有很大一部分时间厦门都是隶属于泉州,而很多知名度极高的小吃都是在民国前诞生并在整个闽南地区流行。

大约是以收复台湾为契机,中央开始重视这里,厦门也渐渐成为一个独立的城市,但在这之前面线糊、海蛎煎、土笋冻已经融入厦门人的饮食中。之后因为南京条约、鼓浪屿成为万国租界等关系,厦门渐渐踏上国际舞台,很多小吃在这里被外人熟知,也被冠上“厦门小吃”的名头。

※由上至下:泉州西街、厦门七市。

换一个方向讲,生鱼片源于古代中国,并流传到当时还是附属国的日本,因为明治维新后,更早接触现代国际社会,日本生鱼片更被世界熟知认可。

熟知归熟知,认可归认可,必须明确的是在非物质文化申遗时,厦门并没有将面线糊、海蛎煎纳入申遗名单中。2017年申遗成功的同安薄饼也仅是作为闽南薄饼中的一门分支参与申遗的。

※同安的薄饼加入了油饭,与其他地区有明显区别。

正宗和好吃都是伪命题

除了小吃的归属性,正宗和好吃也是不少人争议的点。但其实就小吃而言,讨论正宗和好吃本就是一个伪命题。

以面线糊为例,传说中第一碗面线糊的诞生是在一个饥荒的村子里,一名妇人用一些啃剩的猪骨头和鱼剌,洗干净后下锅熬出一碗汤,在柜子里扫出一把面线碎和一把木薯粉,和着就做出了一碗面线糊。

※由上至下:泉州面线糊、厦门面线糊。

这碗面线糊的味道一定和今天的泉州面线糊不一样。就算在泉州,面线糊也有市区、石狮、晋江的区别,哪怕是在真正的泉州老城区,每家也有自己的面线糊配方。

意大利人发明了披萨,很多人说世界上最正宗的披萨就在意大利,但是很多厨师发现即使使用了昂贵意大利的面粉、奶酪、番茄酱,但仍然保证不了美味。纪录片《不中看的美食》的主角David Chang作为一个美食高手,吃过很多披萨,他认为自己吃过最好吃的披萨来自日本。

正宗不等于好吃,毕竟好吃是一个感性的理解,所谓众口难调讲的就是这么一回事。

《舌尖3》虽然不是一部成功的纪录片,但其中有一句解说词秘密君很是赞同,“在老天津人的眼里,最好吃的煎饼摊子,永远是我们家楼下那家。”由于每一个生长环境的不同和味觉的差异,一道菜在不同人嘴里便有不同的感受。自己认同最重要,又何必让周遭的人,甚至是陌生人觉得好吃呢?

“阮闽南”的文化软实力怎么走

“我们泉州…你们厦门…他们漳州…”,很多人说起泉州、厦门、漳州,总是喜欢比较。厦漳泉同城化的议案已经提出很多年,但现在三城依然各自为政,“同城化后谁当老大?”这个问题每年都在纠结。

泉州市博物馆副馆长陈建中表示,“厦门原本只是个小渔村,捡了一些泉州顾不过来的文化内容”,用现代化手段包装之后大加宣传,使得外界都以为是厦门的特色,不太合适。

厦门大学规划系教授马武定则认为应当以欧美的关系来看厦门对闽南文化的继承和发展,“欧洲多少年了?300百年前才有的美国。”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每个人所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自然有所差异。

※由上到下:泉州牛肉羹、厦门沙茶面、漳州米苔目。

就厦漳泉大都市区同城化自身而言,厦门有魅力,泉州有活力,漳州有潜力,“合则三利,分则三伤。”不管最后由谁主导,有利于城市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才是王道。

而就秘密君自己来说,高中时就有不少泉州同学来厦门念书,大学毕业后不少本地朋友选择去漳州创业,近期有几位亲戚在泉州买了房子。

※厦漳大桥建成后,漳州龙海到厦门海沧路程不到30分钟。

平时去周边半日游,不论是开车还是公共交通都很方便,厦门可以坐船、坐公交到漳州、泉州,e通卡可以在整个闽南地区使用,对于像我这样的小市民来说,同城化的便利比哪个城市当老大更重要。

其实纵观整个中国文化圈,闽南文化的传播度和知名度远不如隔壁广东,更不用跟江浙沪的江南文化比较。秘密君以为,与其关起门来争吵厦漳泉谁家的小吃正宗?谁家经济更强?还不如携手,将“阮闽南”的文化传播得更广更远一些。

关于厦漳泉同城化

你有什么看法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互动

(想看什么推文内容,也可以留言哦)

文:秘密厦门/部分网络文献  图:秘密厦门/网络

- 拒 绝 任 何 变 花 样 形 式 的 抄 袭 -

如 需 转 载 / 合 作 ,请 联 系 后 台

更多内容关注“秘密厦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