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 厦 门 文 史 文 创

厦门手绘地图

点  上  方  蓝  字  关  注  我  们

本期为厦门冷知识系列栏目的第10期

冷知识栏目定期推送24条老厦门都未必知道的厦门冷知识

解放前厦门众多的票据、信札中,常常会发现数字、账目的部分尽是一些看不懂的符号。原来,当时阿拉伯数字在中国并不流行,表示数量的话使用汉字又太繁琐,所以厦门人仍然习惯用传统的记账符号—草码书写数字。草码、也叫花码、苏州码,是中国早期民间的“商业数字”,从一到九依次写做〡﹑〢﹑〣﹑〤﹑〥﹑亠﹑〧﹑〨﹑〩。而草码下方,还需标注相应的数值单位,如万、千、元等。比如〥〩〢下方如果是百元,那么就是592元。如果是十元,就是59元2角。

▲民国鼓浪屿发货单上的草码

现在,草码在中国大陆几乎绝迹,被阿拉伯数字代替。不过,在港澳地区的街市、旧式茶餐厅及中药房偶尔依然可见。

▲仍然使用草码的某香港茶餐厅

沙茶面是厦门最著名的小吃。望文生义的话,可能会以为沙茶与茶有关。实际上,“沙茶”一词是马来语的satay音译过来的,其原义是“烤肉串”。当地流行在烤肉串上涮上一层特制的辛辣酱料,就是沙茶酱的原型。因为“沙茶”二字的闽南话发音sa te最接近satay,所以厦门人久而久之就约定成俗写成了“沙茶”,比如沙茶面,沙茶酱,沙茶辣等。而在其它地方,satay也常常音译做“沙爹/沙嗲”。

▲沙茶面

马蹄糕是广东茶点,马蹄酥是厦门名小吃,名字接近,但是从外形、口感上差别都很大。马蹄糕是一种茶黄色呈透明状的甜点,以糖水拌合荸荠粉蒸制而成(在粤语荸荠又称“马蹄”)。而马蹄酥是由面粉揉合各种材料烘烤而成的酥饼。过去马蹄酥是贴在竖炉壁煎烤的,烤成之后形似马蹄,因此得名。随着烘培技术的改变,现在我们看到的马蹄酥多是圆形的。因为马蹄酥是素的,常常作为拜佛的供品,所以本地人也称之为“香饼(hiuN biaN)”。

▲马蹄糕(左)vs. 马蹄酥(右)

厦门话数字一到九有文白的两种念法已经够复杂了。而在老厦门的市场中,以前还流传着另一种念法,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说成友(you)、丽(le)、冬(dang)、欺(ki)、林(lim)、罗(lo)、柴(ca)、埋(mai)、翘(kiao)。这个类似于暗号的念法又被称为“贩仔话”,是市场商人“策生理”(商议生意)用的,行内的人听得懂,行外的就算是本地人也听不懂。而“贩仔话”在今天已基本失传,很少听到人说了。

老厦门对横竹路有个昵称叫“黑市场”,这是为什么呢?1960年代前后,万物都要凭票供应,所以就开始有人倒腾这些票证。而票证小贩们高度集中在100多米的横竹路上,最密的地方一个骑楼店面可摊上五六个小贩。群众叫他们“黑市仔”,“黑市仔”聚集的场所也就被叫做“黑市场”。逐渐“黑市场”取代了“横竹路”,以至于后来有段时间,相当多的市民只记得“黑市场”而忘了其本名。改革开放后,物质条件逐年得到改善,需要凭票才能买到的商品慢慢减少,“黑市场”也就失去了它的“市场”,终究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横竹路街景

中山路市公安局门前的信号灯造型非常有年代感,不但位于马路中央,中间还有一个高出地面的圆形底座。其实,信号灯的下面以前是一个地堡,四向有枪眼,战时可用于监控及封锁道路。改革开放前市区几个主要十字路口都还可见不少这样垫高的岗亭。后来这些岗亭多安上了信号灯,再后来因为阻碍交通,岗亭大多都拆除了,唯独市公安局门口的这座岗亭还保留了下来。

▲中山路口的岗亭旧影(左)vs. 今貌(右)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总裁蒋中正在国内的声望达到了顶峰,许多城市的马路或者地标会以他的名字命名。厦门虽然没有中正路,但是曾经出现过一个中正码头。战后的一份地图(1947年)上显示,轮渡码头南侧的水仙码头被命名为“中正码头”,而这个码头,在日据时期,被更名为“光汉码头”。解放以后,“中正”当然不再适用,恢复了“水仙码头”的名称。

▲1947年厦门地图中的中正码头(杨羽翔 收藏)

东渡码头是现在游客赴鼓浪屿的主要码头。但是东渡明明在厦门岛的西边,为什么叫东渡呢?原来,东渡是相对对岸的海沧而言。东渡早在宋、元、明三朝,就有政府设立的官渡,与西岸的嵩屿对渡,故称“东渡”。旁边的聚落名也叫“东渡”。改革开放以后,又在东渡一带兴建港区、码头,东渡随之变成厦门重要的地名。

▲东渡港区

说起曾经的厦门日本领事馆,很多人会指向鼓浪屿鹿礁路上的那栋红砖建筑。那实际上是最早的日本领事馆,另外还有两个地方也做过日本领事馆。鹿礁路的日本领事馆1897年建成,1936年升格为总领事馆。1937年抗战爆发后,领事馆关闭。1938年5月,日本占领厦门后,于鹭江道原海港检疫大楼(今已拆)复馆。1942年底,兴亚院撤销。太平洋战争正在进行当中,日方因避美机轰炸,将领事馆迁往深田路兴亚院旧址直至日本投降。

▲鹿礁路日领馆(左)、鹭江道日领馆(上)、深田路日领馆(下)

打开百度地图,搜索“打木架”,弹出的竟然在湖里区乌石浦路72号附近有一个名为“打木架”的村庄?!自认为地理专业的“手绘地图”团队也是懵了,难道还有未发现的新大陆?查看街景,道路在天成茶叶市场的外围,两侧多是跟茶业相关的店面。这个应该是百度地图的一个BUG。而至今,百度竟然没人发现,也没人修正。

▲百度地图上的打木架村bug

华新路是厦门第一个华侨新村的主要道路。华新路上有30多座独栋的老别墅。不过,东南入口处的第一个门牌是华新路8号,怎么也找不到1-7号。是不是因为拆迁而消失?也不是。8号以南还是密密麻麻的老房子及小巷,看不到拆迁的痕迹。根据华侨新村最早的规划图,其范围原本到钟楼脚的,1-7号位于8号的南侧及西侧。(7号的位置虽然也是一栋别墅,但是门牌编号为北门外街167号,且与8号无小路相通)。可能是因为征地问题,或者无人认购而最终没有建设。

▲华侨新村规划图左下角的华新路1-7号没有建设(《厦门华侨新村设计图集》)

厦门高崎机场虽然始建于1940年代,它仍然不是厦门最早的机场。厦门最早的官办机场位于厦门岛南端的曾厝垵海边,现环岛路音乐广场一带。曾厝垵机场1929年1月由厦门航空处兴建,翌年4月完工,占地180亩,建有飞机场和水上飞机下水道,西端有一座可容纳10架小型飞机的机库。1938年,因抗日战争局势紧张,曾厝垵飞机场被废弃。

▲民国时期的曾厝垵飞机场(陈亚元 收藏)

有时候会听到老厦门讲“我要去海口”,可不要以为他要前往海南的海口。在厦门话的语境中,“海口”指的是轮渡码头一带。“海口”这个名词是早先厦门人对于鹭江道从第一码头到和平码头一带的称呼,厦门港就不属于“海口”的称呼范围内。当然,到了厦门的“海口”,你是看不到任何跟“海口”有关的地名标示的,这种叫法仅存于老厦门之间口语的对话当中。

▲老厦门“海口”以轮渡码头及轮渡公交场为中心(曾少雄 摄)

筼筜湖是由筼筜港逐步围垦而形成的。筼筜港大面积的围垦始于解放以后。1957年,福厦路改道,自吕厝修筑了一条海堤直通乌石浦,车辆不需再绕道江头,江头一带的海岸线被拉直。1960年代,从莲坂村至仙岳村修建长堤(今莲岳路)围垦,屿后一带变为内陆。文灶到梧村北侧的海域也开始围垦,兴建“海防盐场”,即今天禾祥东路南北。1971年,连接浮屿与东渡的西堤(今湖滨西路)建成后港湾不再。

▲筼筜港的三条海堤及海防盐场示意图,底图为1910年代未填海的筼筜港

在新闻以及一些地图上会出现“环湖里大道”这个路名。湖里大道是老湖里一条东西向的主干道。那环湖里大道在哪呢?其实,环湖里大道为南北向,介于云顶路与环岛干道之间,纵贯湖里区东部。环湖里大道是一个工程项目名,并非标准路名,由金山路与前埔路组成。金山路南起吕岭路,北至枋湖北二路,全长4.9公里。前埔路北起吕岭路,南至莲前东路,全长约1.35公里。

▲环湖里大道示意图

位于市公安局后方的古城墙遗址有清代厦门城仅存的一段约70-80米的城墙、苍天古榕,以及散布在巨石上几位水师提督的题刻。但这个遗址并非纯粹的清代古董。城墙最高点是面积约100平方米的宽阔平台,台面上有四个环状的高炮掩体设施,实际上是厦门解放初期驻军所筑造,用于架设高射炮,防备国民党军的飞机来袭。1994年纪念建城600周年,市政府拨款修复城墙64米、复建城垛子28个。城墙上可以看到明显的水泥修复痕迹。

▲厦门古城墙遗址

厦门有许多路名是根据国内或者世界的其它城市命名的。比如鼓浪屿的泉州路、漳州路,观音山的台北路、高雄路,五缘湾的槟城道、泗水道等。但是有些路名跟国内外的其它地名一样则纯属巧合。比如八市的开平路,是把小丘削平筑成得名,与广东开平重名。槟榔小区的安平路,以美词命名,与台南安平重名。湖里宜宾路,以美词命名,与四川宜宾重名。湖里长乐路,因长乐邨小区得名,与福州长乐并无关系。金边路,因处于金山街道湖滨水库边得名,与柬埔寨首都金边毫无关系。

中山公园是厦门第一座公园,兴建于1927年。其实中山公园最早拟选址在虎溪岩,后因为了避免日本僧人在荷庵(今中山公园动物园)建东本愿寺,于是重新规划在荷庵附近建中山公园。不过民国十九年还是在虎溪岩这里建起一座“虎溪公园”,可惜这座公园仅存在几年就被日本侵略者毁灭了。

▲1940年从虎溪岩俯瞰厦门市区(杨羽翔 收藏)

千年古刹“南普陀寺”,厦门人再熟悉不过,但说到南普陀路,恐怕就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南普陀路在历史上有过几次变化。民国时期的“南普陀路”,在抗战前是思明南路上从思明县政府(今破狱斗争旧址附近)到南普陀寺的那一段。战后则变成南普陀寺南边的一条路(今厦大校区内)。而如今,南普陀路连接南华路与不见天,并不通南普陀寺。

▲不同时期的南普陀路示意图

土笋冻是一种历史悠久的闽南小吃,在明朝的《闽中海错疏》与清初的《闽杂记》皆有记载。1908年美国大白舰队访问厦门时,清政府曾为这6000名官兵在演武场(今厦大)举办了盛大的国宴,在接待美提督及各国官商来宾的“高配版”菜单中出现一样菜叫“路笋冻”,其实“路笋冻”就是土笋冻,可见当时土笋冻的地位有多高。

▲1908年大白舰队访问厦门时的国宴菜单

30年前,厦门的公交系统远没有今天那么复杂。岛内也就12条线,即1路到12路。其中,1-3路为市区线路。1-3路公交的起讫点无非是火车站、轮渡、厦大(南普陀),以这三个站点为界,圈一个圈就是当时厦门市区的范围了。4-7路为近郊(禾山)路线。所谓近郊,就是当时岛内的郊区—禾山一带。几条路线的发车点都在轮渡,前往禾山不同方向的几个主要村庄。8-12路为往湖里、东渡、莲花一带的新区路线。往岛外的线路没有编号,全市总数不过20多条公交路线。

▲1989年厦门市区、近郊公交路线图

厦门最短命的市辖区是厦港区,在历史上仅仅存在了5年。厦港区是1945年厦门光复设立的5区之一,范围包括今天的厦港街道与滨海街道。解放初,沿袭旧制。1950年5月废除保甲制的同时撤销厦港区。厦港区中西北的市区部分并入思明区,东南农村部分则并入禾山区。厦港区废除后,核心区域降级为厦港街道,直至今日。

▲1947年厦港区居民身份证(杨羽翔 收藏)

身份证上的前四位数字代表户籍所在的城市,厦门是3502,而后两位就是所在区的代码。不过翔安区的居民却会出现三个不同的身份证号码段,这与翔安区的政区沿革有关。1997年以前,翔安地区属同安县,身份证号码段为。1997年同安撤县设区后,身份证号码段变为350212。2003年,同安区一分为二,同安区保留350212的身份证号码段,新设立的翔安区使用350213的号码段。因为身份证号是终身不变的,所以不同年龄的翔安人身份证的前六位可能也会不一样哦。

海沧东屿与京口岩之间的海域,原本有一座面积2万5千平方米的小岛。旧时岛上用来隔离麻风、肺痨等传染病病人,因此本地人称之为“麻风屿(thai-ko su)”。当然,麻风屿不太好听,所以后来官方就把它改成了“冬共屿”。1970年代末修筑东屿—冬共屿—京口海堤,岛屿不再,形成的围垦用于稻田、对虾养殖。海沧开发后,围垦地逐渐填为陆地。麻风屿的位置在今兴港路“水岸名筑”小区北部。

▲1980年麻风屿还在,与东屿、京口通过海堤相连

参考资料:

汪锦星 郑灿荣 / 儿时的沙坡尾

畅之的博客 / 老街旧事之二“黑市场”

民国《厦门市志》

图/文:厦门手绘地图

若有疏漏,欢迎留言指正补充

任何形式的抄袭、未经授权的转载必究

搜集、整理、撰写原创文章不易

你的转发、收藏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

也是我们继续做下去的动力……

以上为第342期 寻找老厦门 专题

回复 索引 可查阅往期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