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之恋

文 | 阿朱

今年暑假,小姑建议我们坐动车去厦门玩几天,孩子由她全权负责。

我一听,身未动,心已远。订酒店、高铁票、动车票、鼓浪屿船票……尽可能通过手机让这次二人旅行舒适自在。

中午,背上双肩包,轻装上阵。在小区门口扫了两辆共享单车,骑行十分钟,到达地铁站。再坐十七分钟地铁,到达虎门高铁站。然后,搭十七分钟的高铁到达深圳北站,成功登上了开往厦门的动车。

三个半小时后,列车即将抵达厦门北站。我问李先生携带多少银两带我出来看世界。他很霸气地打开钱包——七块钱!嘴里还哼唱着,“我想出去走一走,看看这个大世界,还有太多的梦想等我去冒险……”

我仰天长笑,“李先生,你怎么不顺便带个碗过来?”

他瞥了我一眼,“我带了手机,还带了一张脸——扫脸支付。”

好吧,生在大中国,长在红旗下,你赢了。

厦门的公共交通非常便利。到站后,我们直接搭乘公交到达定下的度假屋。这是个小客栈,安静,卫生,老板人很好,还送了份自己手绘的景点地图和公交路线给我们。

傍晚,到曾厝垵边吃边逛。刚进去,觉得有点小失望,想着全中国的美食街都一个样。吃到皮蛋瘦肉粥,开始改观了——竟然好吃得很。尤其是后来去了鼓浪屿美食街,好吃且不贵,口味跟我们出奇地贴合。鼓浪屿的烤生蚝新鲜美味,鲨鱼羹汤头鲜美,丸子爽口有弹性,中山路的里脊肉鲜嫩可口……厦门小吃完全颠覆了我对美食街的看法。

晚上在沿海路骑车,走走停停。在书法广场伴着海浪,吹着海风,倾听抱着一把吉他就能开个人演唱会的流浪歌手吟唱经典。偶尔,还有男生上去献唱加表白。我们混迹在这群小情侣里,假装青葱。这种文艺调调,我喜欢得不得了。

第二天大清早,我们就起了床,搭七点半的船次登上“海上花园”鼓浪屿。鼓浪屿不大,洋洋洒洒地走完第一圈,我只找到太阳极耀眼的日光岩,因为是早上九点,人潮还没大波袭来,我们竟然成功登顶。可惜,站了不到五分钟,就经受不住太阳的炙烤,赶紧逃了下来。山顶的风景什么的,只能让朋友圈先看,我们下来再看了。

从日光岩下来,我一直想找琴园,却次次失之交臂。找到郑成功纪念馆时,我的本意是迅速进去蹭空调,一解酷热。但是,真正进入馆内后,我被这个文武双全的民族英雄所展现的气壮山河的气节折服,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继续往前走,到了菽庄花园。早听说这花园的特色是以园藏海。我们进了花园大门确实未能一眼抵海,直到转出月洞门,突然海阔天空,大海迎面而来。我不禁暗叫一声,妙!果真是“藏海”!站在菽庄花园高处眺望,有山有海有园林,孤陋寡闻的我颇受震撼,想着中国是否独此一份?当时的主人林老先生得多么品味超凡才造得来这么一个庄园!他的后辈子孙又都有些什么样的境遇呢?

在我看来,鼓浪屿最偏僻的景点应该是琴园。因为我逛了一天,愣是在快要放弃时,才与它偶遇。缘,真真妙不可言。在琴园入口,本来累得不想上去了。李先生说,找了这么久,再坚持坚持吧!完全靠意志力支撑着双脚,终于蜗行到了山顶。站在山头,张开双臂,迎来海风,脑海里来回盘旋的只有四个字:不虚此行!

从琴园山顶的凉亭俯瞰鼓浪屿,正中了那句“楼房街巷异国风,似诉繁华旧梦”。放眼望去,满眼都是海边小别墅的红色屋顶,满耳都是海风吹拂奏起的美妙乐章。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山顶就我们二人,靠在凉亭的长椅上,手机播放的音乐是——晚风轻拂澎湖湾,白浪逐沙滩,没有椰林缀斜阳,只是一片海蓝蓝……享受着这良辰美景,享受着这怡人的海风,心想,就为了这琴园的风,也不枉我找了你这么久。这一刻,鼓浪屿,属于大家,琴园,却只属于我们。

行程最后一天,起床时,还是很累。估摸着,厦大和南普陀只能去打个卡,到此一游了。去了之后,却满血复活。

厦大,中国最美大学。我感受到了。这所大学,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南普陀,游人众多,却没人拍照,玩手机的都少,大多是虔诚跪拜。极少拜佛的我,也被这股庄严的气氛感染,屈膝参拜。

最后一站是胡里山炮台。李先生喜欢的地方。我只志在望金门,望台湾。近在咫尺的金门,跟我们同宗同源的宝岛,何日是归期?

朋友打趣,从你的照片里看不出厦门的美。我回答,厦门的美要用双脚去丈量,用眼睛去感受。我们这业余得不能再业余的拍照技术只够纪念到此一游。索性关掉美颜,关掉滤镜,关掉大眼瘦脸,只留个合影,待日后做个念想。

【作者简介】阿朱,茂名学院中文系毕业,现在是化州市平定镇一名普通小学教师,工作之余,在文字里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