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厦门,如沐春风。这是一个初冬,却比春天还爽。湿度没那么大,气温25度C左右,阳光明媚,海风习习。我在海边生活几十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爽意。

厦门最美的无过于鼓浪屿,无论居高临下,还是穿越优雅洋气的巷弄,还是夜绕它八公里一圈。抚摸它的秀美雅致,就必须跟它起化学反应。

今次来厦门第三日,我决定与一众好朋友走走厦门最靓丽的环岛路。吹吹风,看看海,遥望台湾人占领的小岛。当然,比自然风景更美的是人,我们决定去厦门标杆——世茂大厦下的一个休闲区块沙坡尾,探望一个泉州美食的推广使者。

沙坡尾,原来是鱼船停泊的船坞、避风塘,后来附近修建了演武大桥,又有厦门的标志性高柱世茂大厦挺立,这一带被升级为旅客喜闻乐到的休闲区。厦门虽是个岛屿,原住民不乏渔民,但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像这样的有渔味的地方已经不多。

我八九十年代在厦门期间,经常也来叫厦港的这一带压马路,但这里给我的感觉是腥味。而今,发觉这一带,文艺了!

这里有东南亚的风情!——同行的、扎着辫子的林海这么说。

我们五,都有泉州基因。右一这只大块头,一口东北口音,宇航的老爸是南安石砻走向北航,去了沈阳。后来叶落归根,宇航随父来了厦门,三十几年了,一句闽南话也说不完整。所以我笑他是阿北仔,他说厦门人叫他「北贡」。左边那位提着袋子的小陈,爷爷从惠安出海捕鱼,靠港金门,后来两岸分治,回不了大陆了,只好移居高雄。八十年代爷爷回了家乡,在厦门购置了房子,本来在惠安张坂(现叫台商区)全家移民到湖里。所以小陈的口音是正港厦门的,而不是惠安的。他右边的那位,戴眼镜的叫林海,是惠安的土著崇武人,是周折到厦门落户的。

我是从泉州土长的,与厦门有差不多18年的缘分。

【视频】美食家陈建国给我们开课,说土笋冻讲美味芋泥

啰里啰嗦讲了一大堆,是想告诉你,我们冲着厦门休闲圣地沙坡尾来,追吃求喝的逻辑理据在哪儿。

在沙坡尾一个叫做「吃堡」的蓝色美食城,泉州的小吃名家陈建国,接待了我们。他在泉州南俊巷开了一家叫「珍豪呷」的小吃店,店不大,却很有名气。这跟陈建国其人如弥勒佛,待客总是笑脸相迎,体贴入微。又经常上电视去推介好吃好料,所以久而久之成了当地的美食专家。

后来他把香火燎原到闽南之都厦门,向纷至沓来的全国游客推广泉州名小吃。于是在这个叫做「吃堡」的美食城安营扎寨。

建国兄,请我们的,自然是他的拳头产品——土笋冻。说白了,这是沙虫用生命凝成的特色美味。我是八十年代在厦门学会吃这种小吃的,当时的人说,晋江安海出品的最正宗。吃虫,这显然是一件破人生史的事。感觉老外吃这种东西,比咱国的内地人勇敢许多。后来,我去安海工作一阶段,吃了不少。也启蒙了许多外地人。

吃这个我们都要沾点蒜泥醋酱,一个是为了增加口感,二是为了去腥。但阿北仔宇航兄弟喜欢净吃,认为这样才能吃出原味,其次是他忌蒜。

那天我与宇航兄弟去厦门第八市场吃海沧的土笋冻。发现海沧的,芫荽放得很多,但虫子没附着那么多的胶质。

一边给我们讲解安海土笋冻的原汁原味,一边招呼着邻座的饕客。他的每句话,哪怕是普通话,都会带一个闽南话才有的尾巴——「hoo」。意思是,「是这个样子的」、「好不好」。让每句话暖化,有商有量的感觉,亲和力十足。

【视频】进驻厦门岛才一年多,陈建国与他的珍豪呷已经被当地媒体关注

下一个好料,是芋泥。芋泥自然是芋头做成的,建国兄说,他的芋泥吃起来很可口,很有Q感,是因为不断的碾搓。

这里的芋泥分为咸香的,加瘦肉、香菇等,因此也有八宝芋泥之称。还有甜的,加花生芝麻。

珍豪呷的好东西,远不止这两样,还有敌过珍珠奶茶的芒果爽、上元圆。而外地人更爱吃的蚵仔煎(泉州人叫O啊煎),成了这些好料的邻居。但掌勺的是一位来厦门二十年、闽南话讲得半生熟的外地师傅。

您nia卡好,规划好晚上一起去八市吃「同安封肉」的。这下,在这个谐音「吃饱」的「吃堡」,吃得个个以饱嗝向东主致敬。

「来,每个人再来一支酸梅汤!」美食家知道我们的「苦」,真是周至入微。

【视频】怀着一颗感恩的心,陈建国殚精竭虑,要让泉州味道插翅远飞

夜间,我们在原鹭江电影院旁,找到一家吃同安封肉的餐馆时,发现肥而不腻的肉儿随楼梯的震波抖动起来,我们几迅速想到两小时前告别了我们的美食家——这位慈美善心的家伙,能撑船的大肚腩是不是也有异肉同工之妙。

陈建国,行为上能说会道,像个精明的生意人。但在待客接物上,又有弥勒佛的胸襟。此文无意拔高,吃他的东西我们也付了账。

你们,想认识他,就从他经营的美味着舌。

去厦门,这个有东南亚风情的地方,尝泉州味道,就找他。记得这几个地理关键词——沙坡尾、吃堡美食城、一楼,珍豪呷美食铺。说卓越兄,打个七折!不行就八折,再不行九折。还不行,9.折算了。说实话,东西那么好吃,我都想给他点小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