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势造英雄

每个人都身处历史洪流之中,并创造和推动了历史,区别只是在踏入洪流的时间点不同。3年前,美团外卖还没开始盛行;

5年前,大家都在质问微信是什么鬼;

10年前苹果的iphone第一次面世;

而25年前,沙县只是福建中西部一个小县城的地名,并且这个小县城,正在遭遇一场有史前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这场危机,由标会引起。

沙县人自古就有经商头脑,做生意没本钱,多靠民间标会来融资,不受法律约束,全凭民间信用。

1990年沙县旧城改造,标会进入资金量迅速增多,钱来得多而快,人心浮燥,赌博成风,一但赌徒进入标会,高额利息必然引发资金链断裂,标会瞬间崩盘。其中一个叫邓世奇的沙县男人,投在会里的钱全被卷跑了,这些钱不仅是他全部的身家,还包括亲戚集资的十几万,负债累累,1992年2月,他拿起敲扁肉的木棒槌,背上家里的鸳鸯锅南下躲到了厦门。与此同时,在那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南下巡查了原来划的那个圈,提出发展才是硬道理。瞬间举国沸腾,下海潮,经商潮从南方汹涌上岸。下海潮,经商潮,都是汹涌的人潮。有人的地方就有机会,就有希望,就要吃饭。躲债的邓世奇在厦门湖里区租了一个12平方的小店,在小黑板上歪歪扭扭写下了”沙县小吃“。

当时厦门特区规模初显,外来务工人员对廉价快餐的需求量极大。邓世奇第一天卖了158元,第二天188元。一天营业额就顶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做小吃挣钱快的消息迅速传回沙县,被标会打穷的沙县人民纷纷奔走相告,追随邓世奇的脚步,拿起木槌背上鸳鸯锅举家南下,在工厂、学校、写字楼附近,用四根竹杆挑起一块塑料布,摆上几张小桌椅,包起了扁肉拌了起面。

”一元进店,二元吃饱,五元吃好“的沙县小吃,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迅速扩张。

到1994年,仅厦门福州两地就有2000多家沙县小吃,之后这支小吃界突起的异军,很快横扫八闽,席卷中国,走向世界。至今,沙县17万人口,每3个沙县人,就有1个在外开小吃店,如此庞大的队伍和市场,造就中国小吃界的传奇。

沙县小吃分布图

沙县的味道

创业容易守业难。

如果时势造英雄,那不过只是暂时,中华小吃品种繁多,口味各异,为什么只有沙县小吃能够与各个城市兼容,25年时间长盛不衰,征服全中国人民的味蕾呢?

这与沙县小吃口味的形成有很大的关系。

沙县位于福建西部,古时中原汉人迁居融汇至此,使沙县成为古中原汉族饮食文化的汇集地,多元文化在这里融合汇聚,不同的饮食习惯在冲突碰撞后,互相妥协和迁就,造就了人人都能接受的沙县的味道。

这些人人都能接受的味道,经过25年沙县政府的引导和扶持,往产业化规模化发展,使之更加符合大众的口味。沙县小吃渐渐成为人们在匆匆行程中打发三餐的妥贴之选。

另外,低廉的价格定位,是囊中羞涩又难抑口腹之欲时的不二选择,健康营养的扁肉、拌面、蒸饺、炖罐征服了无数人的胃,使沙县小吃成为人们行走在城际间,安放肠胃的安全岛。

真实的沙县

其实,真实的沙县小吃,远非仅有扁肉、拌面、蒸饺、炖罐。沙县本地就有39个小吃品种被认定为“中华名小吃”,多项制作工艺被列入“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食渡君第一次踏上沙县的土地,在纷繁小吃的包围下,不得不感叹,沙县之所以能被冠以“中国小吃之乡”的美誉,并非徒有虚名。

沙县境内,物产丰饶,水稻、麦子、豆类,为沙县三大重要物产,相对应的米制品、面食和豆制品几乎三分沙县小吃的天下。沙县小吃既深蕴古中原汉唐文化遗韵,又受古代福建原居民(古闽越族、畲族)的饮食习俗影响。使得沙县本土的小吃分为二个流派:

具有中原饮食活化石之称的城关派:扁肉、拌面、烧麦、花椒饼、鱼丸、豆腐丸、烫嘴豆腐、烤豆干……口感清淡甜鲜,原料精细讲究,汤底多是鸭或肉骨头熬制的高汤,传承中原汉唐遗韵,犹如大家闺秀,气质温文尔雅。

具有客家移垦传统饮食习惯的夏茂派:米冻、喜粿、豆腐包、米浆下水、芋包、牛系列……以米、薯、芋为主,制作粗放,口味咸、辣、酸,更接近小吃的本源,像个农村姑娘,根植于这方水土,浑身散发着强烈的民间气息。

沙县是一个小县城,特别在老城区,方圆百米内,就汇集十余家小吃老字号,你若在沙县的街头,将会看到无数老老少少在小吃店怡然自得地吃着小吃,味蕾享受着和他们祖辈同样的快乐。

原来对沙县小吃的认知会完全颠覆:长得像小老鼠一样的柳叶蒸饺无处可寻;皮薄透明,凝滑如脂的烧麦才是沙县小吃的代表;小吃的品种繁多,只有在肥姐,阿土,宝珠这些俗得掉渣的店里吃过,才能赢得“你懂的”般的尊敬。当夏茂的店主大婶端上来一碗褐色的米浆牛血,热情地招呼你趁热快吃时,心怀惴惴,犹犹豫豫咬下去,却品出稻米的清香和鲜糯,你将会由衷折服“中华小吃之乡 ”绝非徒有虚名。

也许在中国,再难找出第二个像沙县这样与小吃血肉相连的地方。追本遡源,只有亲临沙县,才能感受到为什么说:“小吃是沙县的灵魂”。来源:影食记

目前10万人已关注加入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