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太平洋的风,矿业不羁。它吹向的地方,豪爽热烈。比如悉尼最古老的街区:岩石区。

等到了北太平洋,风还是那阵风,只是成了温婉如玉的脾性,它拂向的地方,也就成了文艺清新。比如海港城市厦门。

但有人偏偏不愿厦门只余下温婉清新,于是带进一方豪爽热烈。

这一方豪爽热烈便是我们此次带着新西兰主厨John Kelleher,这位博古斯-新西兰领队/主席前往探访的餐厅:The Rocks岩石区。

南半球式狂野

主厨 · 探店

岩石区的装修风格可以归类为工业风:白色日光与暖黄灯光杂糅交织,皮质座椅与实木餐桌互相映衬,裸露砂岩与暗黑理石隔空融合。

工业风给人的感觉理应是冷冰冰的距离感,但岩石区给人的感觉呢,则是相反的惬意自在。

就好像是耳畔刚好吹过带着点温度的海风,阳光在这时刚好照在海面上,霎那间洒下点点碎金,于是你不禁要一步一步,走进这片金光粼粼。

但若是老饕,则是另一番情况,正如John主厨所说:“当然,在更近的眼前,当你落座、翻开一页页精心印制的菜单时,你想到的是,无论远方的海多美多迷人,也不及餐厅的料理来得诱人。”

味蕾上的狂野大陆

主厨 · 探店

虽取名岩石区,在餐厅也抬眼可见裸露的原始砾岩,但这里并不贩卖石头,它贩卖的是从两位从澳洲深造归来的主厨精心研制的美味。

在料理端上之前,Johan说:“有时候,食物能带你率先抵达厨师的内心,以及他们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

蓝纹芝士田园沙拉

如果单单以味道为依据,大概大多数人不会选择这道沙拉,原因是蓝纹芝士名字虽美,但却带着与臭豆腐相似的味道。

但是,当你吃进口中时,你会发现,味觉会给这道沙拉“沉冤昭雪”——淋上油醋汁之后,原本还是分离的个体的绿叶生菜、红叶生菜以及核桃开始成为一个整体,一齐敲开了这餐澳洲美味的味蕾大门。

John主厨初来乍到,并不知道臭豆腐这道特色小吃,他说蓝纹芝士味道虽浓郁,好在用量不多,刚好让整道沙拉的层次感上升了一个层次。

真鲷卡尔帕乔配柚子酱汁

这道鲷鱼刺身但从视觉或许已经足够激活味蕾——鱼肉切成薄片之后,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再搭配撒在上头的“绿白红色彩”,诱人。

而味觉上的搭配,同样让人惊艳,入口,刺身冰凉弹爽,稍带辣味,柚子酱汁带来些许清新口感,层次感很丰富。

“刺身的做法很考验食材的品质和鲜度,也是对厨师食材处理的一个挑战,但是岩石区的这单鲷鱼刺身,无论从食材或是对食材的处理上,都是让人满意的。”John主厨这样评价这道刺身。

岩石区烤串

若将牛肉视为这道烤串的躯体的话,灵魂则应该是柠檬。

挤压柠檬,柠檬汁向下流淌,沿着肉的纹理渗入其中,等你一口咬下时,果香与肉香一起迸出:柠檬的微酸则带着浓郁肉香辗转唇齿。

烤牛骨髓炸葱碎

这是一道仪式感满满的料理:吃的时候先用小勺挖少许骨髓涂抹在法棍上面,之后再放上酥脆的炸葱丝与芝麻菜。

但亲自动手的仪式感再强,在入口的美味面前,也还不到喧宾夺主的地步,正如John主厨的评价:“这道料理算得上是中西融合,主厨将大葱,这种中国食材巧妙处理,融入西式料理中,无论是口感还是口味上,都是一大加分点。”

倘若你的骨子里也是一个的冒险家,你就不会之满足于在温暖的太平洋上来回兜圈,也不会让一种固有风格成为味觉的全部。

你会想一路往北去遇见从北极漂流而下的冰川,你也会想尽办法,让每一口料理都带着惊喜。

你这时候,是一个未知大陆的开拓者。

就好像岩石区的主厨之于岩石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