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被这篇推送霸屏了朋友圈。看完以后先是愤怒,

竟然有人说沙茶面不好吃?????????

而后唏嘘,唏嘘的是自己热爱的城市被写的如此不堪,更唏嘘的是有选择有目的地去选择数据、案例,牵强附会,没有逻辑性。

先从标题去剖析,选3个关键词,“厦门”“假”“文艺”。

厦门文艺吗?在很多媒体,或者说游客人的眼中,厦门是文艺的,但是就厦门人而言,厦门真的一点儿也不文艺。

而厦门为何文艺?并非是因为厦门的阳光、沙滩、海岛、异国建筑、涂鸦与明信片等等,使得厦门变得文艺。厦门的“文艺”始于媒体,而如今也被媒体批判。

厦门从来都没有说过自己文艺,厦门城市形象宣传口号最出名的不过那句“海上花园 温馨厦门”。这句宣传语中并未出现文艺二字,而是突出“温馨”对城市氛围。

而2017年厦门日报举办的厦门城市形象口号评选中30句中英文口号中,也并未出现“文艺”一词。同时长大后,在北京念书,和朋友聊了聊厦门的生活,“温馨”一词也时时出现在他们描述厦门时的话语中。

而“文艺厦门”从何而起?不过是媒体的话语构建,也正如推送文中所言:“你在互联网上检索关于厦门的旅游攻略,十有八九都带有“文艺”、“小清新”字样。”这里要提及一个传播学中的理论,涵化理论。涵化理论说:“在现代社会,大众传媒提示的“象征性现实”对人们认识和理解现实世界发挥着巨大影响。”因此大众媒体提及的“文艺厦门”深深地影响着人们认识和理解现实世界。

因此,“文艺厦门”到底是厦门有意而为之,还是媒体有意而为之?不批判有意而为的媒体,反而来批判作为“枪靶”的厦门,到底是你为流量之战,无所顾忌,还是觉得读者太蠢太傻,可以让你随意戏弄?写作者其心可诛。

再者说,文章内容。

人们常说,摆事实,讲道理。但是文章中是否有真的“摆事实”呢?

举几个例子。

文中是这么说的:“厦门甚至不如人们想象的那样宜居,最近几年每逢冬季,厦门空气质量指数(AQI)超过150也变得常见起来。”

作为厦门人,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也是笑到,厦门空气质量稳居全国前四,另外特地在中国空气质量在线监测分析平台查看了厦门空气质量的历史数据,从2013年12月至今,厦门空气质量指数的峰值在144,且只出现了一天,试问何为“超过150也变得常见起来”?是否在近5年的时间里,出现了一天空气质量指数为144,厦门的空气质量指数是“超过150也变得常见起来”。

文中还说:“厦门也留不住年轻人,当其他的副省级城市都有多所一流大学时,厦门只有厦门大学一所985、211学校。”

文中都语句中用了“都”这个字眼,是否有失公允。中文中的“都”可以与英文里的“all”相对应,意思为“全部”。全国有15座副省级城市:广州、武汉、哈尔滨、沈阳、成都、南京、西安、长春、济南、杭州、大连、青岛、深圳、厦门、宁波。

同时,何为一流大学,若以文中提及的“985,211”为评判标准,同为副省级的城市的宁波并未有985,211院校,同为经济特区的深圳同样没有985,211院校,所以谈何来的“当其他的副省级城市都有多所一流大学”。

文中的语句中用了“都”这个字眼,是否就有失公允?

文中也说了:“近些年厦门市在工业产值和涨幅上也不及泉州、福州,甚至漳州也追到了厦门的水平。”

厦门工业产值乃至GDP一直在福建第三吗,没有领先过又谈何被超越,厦门的工业产值就是那样,何必神话它,又自导自演一出将其拉下神坛的戏剧?

再者,文中说:“厦门在迎合文青,文青也选择了厦门,就连厦门本土食物都能成为文艺的象征。”

厦门从未迎合文青,它始终在做它自己。2017年,在金砖会议的时候,厦门发布了自己的城市形象宣传片《We are 厦门》,整支宣传片从厦门的海开头,穿插着厦门的文化、生活、城市的发展进程,在我看来它表达是一种关于厦门的温馨生活,若是只有文青才能选择温馨生活,那是否全世界的人都是文青了。

同时试问厦门本土食物如何成为文艺象征?土笋冻、鸡仔胎可谓是“臭名昭著”,外地游客敢吃的人都不多,还文艺的象征。厦门吃小吃的地方都在菜市场,街边小摊,脏乱差不说,有时候店铺就开在垃圾堆边,你说“厦门本土食物都能成为文艺的象征”?

所以这些为事实?

接着为文章小标题:“厦门过去并不文艺”“厦门不得不选择旅游”“文青拯救了厦门”。三个小标题实则为作者的观点,但是这样的观点模式化严重,按此逻辑,随随便便都可以写出所谓《厦门,一座假的文青胜地》姐妹篇——《丽江,一座假的文青胜地》、《凤凰,一座假的文青胜地》、《成都,一座假的文青胜地》诸如此类。

而看完文章可想而知的是作者对于厦门的了解太过片面,拘泥于旅游攻略大号写出的《4天玩转厦门岛》此类推送,所以在写作之前不如来厦门田野调查一下吧。

再说一个关于个人喜好的问题,“许多游客会在厦门勇敢尝试沙茶面,并且觉得特别难吃”,相比于土笋冻,鸡仔胎这种闽南小吃,沙茶面已经十分容易让大众接受了,所以“勇敢尝试”也不知需要勇敢在哪里,以及食物本身是十分看个人喜好的东西,所有的食物不过讲究一个“对胃”,和“汝之蜜糖,彼之砒霜”一个道理。所以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文中提到这种容易引发争辩的话语。

同时,“好不好吃”和“吃不吃得惯”是totally两码事,好吗!!!我真的超爱沙茶面,一天吃一顿都不为过!

另外再说一些婆婆妈妈的话。

我在写这篇推送的时候,我百度了《厦门,一座假的文青胜地》,却发现这是一篇改了标题,被发烂的推送,原文内容被复制粘贴至知乎、豆瓣上重复发表。

从《被文艺青年拯救的厦门》到《厦门,一座假的文青胜地》,不同的标题,同样的内容,是何居心,一猜编制,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不过是为了流量,刺激每个人的G点,来增加自己的平台流量。

所以也在思考,在这个人人都可以成为自媒体的时代,把关人角色逐渐被削弱,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

也因此就跟Troy聊道:“现在的网络让写作的入门门槛变得奇低无比,随随便便的人都可以当作家。信息太多,也不知道该相信什么,最终相信的东西不过是那些可以让自己情绪变得“爽”的信息。

“The Web 2.0 revolution has peddled the promise of bringing more truth to more people-more  depth of information, more global perspective, more unbiased opinion from dispassionate observers. But this is all smokescreen. What the Web 2.0 revolution is really delivering is superficial observations of the world around us rather than deep analysis, shrill opinion rather than considered judgement. Moreover, the free, user-generated content spawned and extolled by the Web 2.0 revolution is decimating the ranks of our cultural gatekeepers, as professional critics, journalists, editors musicians, moviemakers, and other purveyors of expert information are being replaced by amateur bloggers, hack reviewers, homespum moviemakers, and attic recording artists.”

朋友说,文章中最正确的一句话是:“厦门是福建省乃至全中国有钱人的宜居天堂,却是普通年轻人奋斗的坟墓。”

或许吧,但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但是,我真的很爱厦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