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校党委宣传部、学生工作部、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公布厦门大学 “读懂中国”系列活动优秀成果评选获奖名单,我院获得优秀组织奖,我院学生洪欣欣、李泽政、曾白云、温世雄参与制作的原创视频作品《读懂中国微视频——稻亦有道,五十年的热爱与坚守》获微视频二等奖,党员学生洪欣欣原创文章《稻亦有道,五十年的热爱与坚守》获征文三等奖。

我院在“读懂中国”系列活动中取得了优秀成绩。

我院高度重视“五老”在学生群体中的重要作用,充分发挥学院优势,在学校统一工作部署下,从今年5月至12月开展“读懂中国系列”活动,通过实地调研、采访老同志、事迹展览、主题报告、社会实践等形式,让学生聆听老同志畅谈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开放的奋斗历程、感人事迹和真实感悟。

通过展览中国科学院院士唐崇惕教授一生的伟大事迹,从唐教授科学研究、为人师表、院士世家等方面,突出表现其不畏艰难,永攀高峰的钉子精神。利用毕业季和新生入学季等重要时间节点,邀请学院院友、离退休教师司卓亚、宋思扬老师为新生和毕业生开展 “坚定理想信念,争做有为青年”等主题教育活动,培养学生爱国、励志、求真、力行的优秀品德。组建实践队深入漳州水稻试验田,挖掘王侯聪教授在育种育人育才方面的先进事迹,以纪录片等形式聚焦改革开放后水稻遗传育种的漫长历程,让学生体会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

通过系列活动,让学生在与老同志的沟通、交流中深切感悟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担当和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进一步坚定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正确,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进一步坚定“四个自信”,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让我们随着唐崇惕教授与王侯聪教授的人生足迹,感受科研人对于国家的不朽信念,对于科研的满腔热血。

永不停歇的“科研候鸟”——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唐崇惕教授

承风秉志越重嶂,为国为民勇担当;

耄耋之年习不辍,诲人不倦著华章。

唐崇惕,我国著名寄生动物学家,1991 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唐崇惕院士曾任中国动物学会理事,国家教委第一届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寄生虫学会副理事长,国家教委科技委生物学科组成员,现任“动物学报”、“寄生虫与医学昆虫学报”及“中国寄生虫病与寄生虫学杂志”等刊物编委。自 1978 年至 2003 年获各类科技奖 13 项,其中国家科学大会科学奖一项、国家自然科学奖三等奖二项、四等奖一项,部、省级一等奖两项,部、省级二等奖五项,三等奖二项。1986 年获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称号;1995 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1987 年获福建省五一奖章和省

“三八”红旗手称号;1995 年获得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称号;2001 年获全国师德先进个人称号等。

唐崇惕院士长期致力于与人类健康、经济动植物和经济贝类生产密切相关的重要寄生虫病害的研究工作,研究各类寄生虫的发育规律、生活史、流行病学和防治措施,为人类的健康和农、牧、渔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年轻真好呀,我也想一觉醒来,回到二十几岁呢”眼前这位 90 岁高龄的老人正看着围绕在身旁的学生记者,亲切和善地笑着。虽已是耄耋之年,唐崇惕院士仍是声音洪亮。

富有活力,讲起以往的科研经历,目光如炬,充满着无限的激情。也正是这种对科研的高度激情和专注,为国奉献的使命担当,使得她能在几十年岁月里迎难而上,于广阔的贫瘠土地里探索真理,于未知的领域中披荆斩棘,为国家的寄生虫病治理鞠躬尽瘁,为寄生虫学的人才培养倾注心血。如此赫赫之功,她仍是虚怀若谷,宁静淡泊,只一句“我热爱的是科研,不是背后的身份”,就足以描摹出唐崇惕院士的人生信条。

科学研究的初心:为国人的健康作贡献

唐崇惕院士出生于一个中医世家,家里至今仍收藏着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中医典籍。她的祖父留下家训:“当思年富家贫,全凭才学,学若无成,何以立此竞争时代”,这句祖训铸就了唐家刻苦求学的精神。她的祖父悬壶济世,在霍乱爆发的年代,因治疗患者不幸被传染而去世。祖父离去的噩耗丝毫没有阻止他们治病救人的脚步,反而加深了唐家对为国人的健康做贡献的执念。唐崇惕的父亲唐仲璋是我国著名生物学家,1980 年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恪守着这颗科研初心,唐崇惕大学选择生物系,在父亲唐仲璋带领下和几位同学深入血吸虫病、丝虫病病区进行调查研究工作。大学毕业后又成为华东师大生物系著名动物学家张作人教授的助手,开展原生动物与各类无脊椎动物精细解剖工作,打下坚实的技能基础。此后,再次回到父亲身边,成为他的助手和继续进行血吸虫类及其他寄生虫病问题合作攻坚者。

谈起为什么会选择做寄生虫方面的研究,唐崇惕院士说:“除了家父的影响外,更多的是当时的中国的确笼罩在寄生虫病的阴霾里,我们做科研不为人类健康着想,那就失去意义了!”唐崇惕院士每谈起做科研,口中都不离“为国人健康作奉献”这句话,这也是她在崎岖的科研道路中坚持不懈的最大动力。新中国成立前后,以血吸虫病为代表的地方病猖獗一时,毛泽东曾作诗《送瘟神》来表现血吸虫病的恶劣危害:“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流行病区往往卫生条件差,人们的生活条件贫苦,而横亘在这些虫害疾病前面的,还有拮据的实验条件,和排查疑难问题的种种困难,而面对这些困难时,唐崇惕没有被吓到,而是迎难而上。在当时,唐崇惕经常下乡,有时候,一方祠堂的戏台,摆上简陋的显微镜,就成了她的“实验室”。若不是这般“以实验室为家,以家为实验室”的精诚所至,又如何有 60 多年来在寄生虫学研究上的登峰造极。

科研学者的信条:历经磨难,方得始终

六十多载的荏苒光阴,唐崇惕院士发表学术论文 100 多篇,与其父唐仲璋教授合著 100 多万字的《人畜线虫学》及

180 多万字的《中国吸虫学》,并参与其他专家的《人体寄生虫学》、《热带医学》等著作的编辑工作。累累硕果,一时都难以述尽。

在早期艰苦的条件下,她不辞劳苦,带着简陋的显微镜、解剖器材,靠两条腿踏遍寄生虫病流行的穷乡僻壤,一年中有半年多在四处奔波,由东海之滨、江南水乡到关外的大兴安岭南北麓、内蒙古大草原,从青海高原到天山牧场和伊犁河畔,从山西黄土高原、湖南洞庭湖、江西鄱阳湖到山东黄河之滨都留下了她的身影,被门下的研究生戏称为“科研候鸟”。每一次重大课题的野外调查和实验室内人工感染试验都留下了成千上万的标本。早期研究一种以蚂蚁为传播媒介的寄生虫病时,由于蚂蚁为具社会性的动物,难以人工饲养和感染,她自制专门养群居蚂蚁的小玻璃房,才把此项研究成功完成。其在科研上的痴狂和智慧,周围的同事和前辈皆有目共睹,都给予赞赏。

而在物质条件极大改善的今天,唐崇惕院士依旧衣不求华,食不厌疏,她的实验室里,至今还摆着父亲留下来的旧书桌和橱柜。生活俭朴的她,却毫不“节约”在科研上的心力,她如今已是九十岁高龄,但仍坚持每年到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的实验室去工作。多年以来,她在寄生虫的整体生物学和生态学上已有很高的造诣,却仍锐意进取,孜孜不倦地学习,“创新”二字,是唐崇惕院士科研的准绳,从青年到如今,她的科研思想紧跟着时代的推进和国家的号召,近些年来,唐崇惕院士致力于研究人体血吸虫病病原和媒介钉螺的生物控制,因她发现虽然人兽共患的胰脏吸虫和双腔肝吸虫的贝类中间宿主都是陆地螺,但在此两种吸虫病同在的流行区对成千上万的陆地螺的检查中,没有两种寄生虫幼虫期同时存在的情况,这一现象启发她引用到了对人体血吸虫病生物控制的研究中,实验成功可以用一种无害的吸虫为材料来杀灭媒介钉螺体内的血吸虫幼虫,最终成果发表在了美国寄生虫学报。

岁月沉淀下来的成就和荣誉于她就如过往云烟,唐崇惕院士非但不是“守旧”之人,反而不断地做寄生虫学研究领域的逐浪者,不断探索学习高科技新方法用于寄生虫学研究,并传授给研究生和青年教师,引领着中国寄生虫学发展成为世界前沿。更难能可贵的是,在发表论文时,她总是关注着发表的文章能否让更多的科研工作者看懂、学通、实践、救人,所以往往会根据不同病种发病的主要分布,而将论文投稿到相应的国家,而不是追求期刊的影响因子。

唐崇惕院士认为,人就是要吃得了苦,不怕失败,只有经过不懈努力获得成功,才能真正享受到工作的乐趣和成功的喜悦。历经磨难,方得始终,六十多年来,她的科研作风,始终如一。所谓松柏之志,经霜犹茂。其境愈苦,其志愈坚。

为人师表的理念:培养学Th的独立精神

六十多年的岁月沉淀,变的是国家形势、科研条件的进步,不变的是她励精图治、不避艰险的科研作风。从跟随父亲进行野外调查与实验室内人工感染试验并举,到成为教授培育寄生虫学的新人,唐崇惕院士从她的父亲那里继承来的科研精神和家国情怀,又一一传承给一代代莘莘学子。从到厦门大学任教起,她一心扑在科研事业和教书育人上,率先垂范,培育出一批批勤勉刻苦的学生,为中国的寄生虫学发展注入了许多新生力量。唐崇惕院士培养研究生,从不将学生当作自己的科研

“工具”,对于她来说,学生是后进也是同侪。考虑到寄生虫学需要大量的实地考察,她的课题大多是找当地的畜牧兽医研究所单位人员合作完成。对于门下的研究生,首先会问他们感兴趣的领域,从学生的兴趣出发,才给予他们的独立研究的课题,鼓励学生独立开展课题,并经常亲自带学生到野外考察,锻炼学生的实践能力。这般不慕浮名虚利、以学生为重的育人精神,不仅是为坚守自己的科研准则,也是为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并告诉学生“你们自己的课题发表文章,不要署我的名为作者”,唐崇惕院士功名加身,却已然淡泊明志,比起以自己为名发表了多少影响力高的文章,“甘为孺子育英才”才是她的为师之道。

她培养的一届又一届学生,毕业后奔赴国内外,继续为寄生虫学研究贡献自己的心力,正如那句话所说,“美好的战役他已经历,必经的路途他已跑尽,所信的道他已奉行”,她播下的火种永不熄灭。

院士世家的传承:以国家的需要为使命

父女为同专业院士,这在中国科学史上也是一段佳话,而唐崇惕也一直以父亲为榜样薪火相传,勇攀科研的高峰、填补祖国的空白。在抗战时期的动荡岁月,纵使家徒四壁,一家人饱受疾苦,她的父亲仍攻坚克难,潜心于血吸虫病的研究,其为国家的需要为使命的凌云壮志,穷山复海不能限之,这也深刻地影响了唐崇惕,父女二人戮力同心,走遍祖国大江南北,下乡调研,治病救人,解决了一个又一个寄生虫学上的疑难问题。

唐崇惕院士经常动情地讲述父亲儿时的成长经历和艰苦创业,开创寄生虫学研究的故事,也时刻铭记父亲的殷切期盼和谆谆教诲,可见父亲对其影响之深远。当时一种世界性分布的人鼠共患西里伯瑞氏绦虫病在福州附近各地广泛地传播,甚至食谱简单的八个月大的孩子也患病,这种绦虫病的中间宿主让她和父亲百思不得其解。然而通过家访,得知此婴儿曾在地上抓食猫饭,见到此猫饭中有一种人居处的蚂蚁,而开始用此蚂蚁进行人工感染试验。在和父亲共同研究这一绦虫病时,她经常是废寝忘食,扎根在实验室里试验解剖和观察,当在预想的传播媒介里发现此寄生虫的幼虫时,用培养皿保存好,兴奋地小跑回家,报告父亲,还在吃饭的父亲一听闻,就立即放下筷子,二人又回到实验室,父亲立刻认可,立即在显微镜下绘图。又继续作鼠类的人工感染,也获得成功。

父亲言传身教的不只是寄生虫学上的科研方法,更是高风亮节的科研作风。在她开始从事科学研究的时候,父亲对她说:“人生岁月有限,你做一个学科,就要做此学科最重要的,世界上未解决的问题。”直到现在,唐崇惕院士还牢记着父亲的人生格言,并穷极一生,奋力践行。她不仅继承了父亲艰苦奋斗的科研作风、祖祖辈辈除害灭病的奉献精神,还时刻怀揣着一颗奉献祖国的心,面对西方国家先进的实验条件和优越的生活环境,她不为所动,而是作出和父亲一样的选择,坚持在厦门大学从事教学和科研。“科学是没有国界的,但科学家是有国界的”唐崇惕院士如是说。唐崇惕院士的儿子唐亮,在他外公唐仲璋指定下,从事寄生虫学研究,并开展人体疾病药物的研究和工作。现在唐崇惕的孙子和孙女都是以医学工程和医学生物学为专业。

习近平总书记自十八大以来就对家风建设十分重视,“天下之本在国,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正是有这样为国为民的家风传承,一个人影响一代人,一代人影响几代人,国家就在一代代国人的奉献和奋斗中强大。“唐门之风”如有劈波斩浪之势,攻克了种种危害国人健康的疾病,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唐门之风”如同有一股顽劲,吹扑不灭,势在合心同力,为中国的科研事业和国人健康奋斗终生!

稻亦有道,五十年的热爱与坚守

——王侯聪教授专访

到达采访地点一下车,扑面而来谷物的清香,晒谷场铺满了金灿灿的稻谷,这里就是漳州龙海市东园镇厦门大学现代农业科研与教学基地。我们在考种室等待王侯聪教授。只见一位身着背心短裤的老人,笑容可掬、意气风发地朝我们走来。虽说王教授今年已经80岁,但他仍然同课题组的科研员、同学们一起奔忙不息,埋头田间。

王教授1965年厦门大学生物系研究生毕业,1965-1979年在广东省农科院从事水稻育种研究,1979年调入厦门大学生物学系任教。那时41岁的王侯聪与44岁的邱思密和38岁的陈如铭组成了水稻育种组,50多年来,几十年如一日一贯坚持从事优质常规水稻新品种的遗传育种研究。这份对水稻育种研究的热爱与坚持感染了一代又一代生科人。

一、心系稻米,道阻且艰

20世纪70年代还很闭塞,品质优良的稻米全靠进口,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粮食质量与产量问题迫切需要解决。当时中国没有常规早季优质稻,让农民种上优质稻,让百姓吃上优质米就成了王教授的夙愿。“我们也要培育出像泰国太空米那样优质好吃的品种”,王教授斩钉截铁的说,“碰到困难就想办法解决,一解决问题,我们的工作就会有突破进展”。

1978年邓小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而随着改革开放不断发展,水稻育种也进入了黄金时代,当时袁隆平研究出的杂交稻已在国内大面积推广。但王教授始终坚持研究常规稻,虽然相比于杂交稻,常规稻的产量太低,但是常规稻遗传稳定性好,淀粉纯,成本低,若能研究出品质高、口感好的常规稻,在灾害发生时,农民就可以自己很快拿出种子救灾。所以如何将常规稻的产量、质量提高上去,就成了王教授第一要解决的问题:“我们最早的育种理念是让大家吃上好的米,品种研究过程中发现还需要有创新,才能有突破性的进展。”自1985年研究出“乌珍1号”以后,佳禾7号、佳禾早占、佳早1号等新品种也相继问世。最令人欣喜的是2003年研究出的“佳辐占”稻米已经基本到达泰国米水平,2006年拿到福建省科学技术一等奖。现在全国平均稻米千粒重28g左右,优质水稻24g以下,而“佳辐占”品种29g,到今年基本实现“佳辐占”千粒重36g,亩产量500公斤以上,抗病优质,王教授欣慰的说到“我和邱老师一辈子想做的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目标了。”

“曾经我和学校杨振斌书记说过我睡不着,一个是研究出的材料很好睡不着,一个是找不到农民工睡不着,第三个是没钱睡不着”,王教授语重心长的说:“如果没有省政府,学校等经费支持,我们一事无成。”1979年科研队伍组建初期,试验田位于厦门市同安区的凤南农场,那里没水没电,没有工人,只有一人帮忙照看试验田,其他事务全部科研组自己动手,自己晒种,自己播种,那时是最艰难的时期。80年代,转移至厦门市集美农场有了100多亩的试验田,才有2名学校聘请的合同工人帮忙。然而此后有其他学校把地征,没办法只能被迫再次转移。2003年至2008年期间,一年换一个地方,王教授用“到处流浪”形容那时的情况在合适不过。直至2006年厦门大学购买了60亩耕地,用于王教授课题组育种研究,“从集美到龙海来,需要跑很远,也很辛苦。”王教授感叹道。

除了试验田选址问题,资金不足也是王教授一直烦恼的:“我们没有课题经费,搞常规水稻育种一般拿不到经费。”王教授为了课题组的经费到处奔走,写信上报情况。市政府、厦门大学朱崇实校长、韩家淮院士很关心国家粮食、水稻育种问题,都纷纷拨款支持王教授水稻育种。除了资金,“朱校长给了一部皮卡、林圣彩给了收割机,还有漳州校区邱伟杰主任给了插秧机,韩家淮新的收割机、拖拉机,学院也给我们设备。”播种机、插秧机、收割机、皮卡、拖拉机,王教授一一细说,如数家珍“如果没有大家支持,我们根本没有钱,买不起这些大东西。”近些年还投资建了2000多平方的实验楼,前后共花费1500多万,解决课题组生活、科研问题。此后不断完善道路、排灌等系统,“现在这个基地在省里算是比较完善的育种基地,材料方面,设备方面比较完善,对国内外开放都没问题,我们不丢脸!”王教授眉宇间流露出了满满的骄傲。

越努力越幸运,王教授微笑着说:“我们工作可以说一贯来说运气最好,因为全国搞育种的人成千上万,而能成功得到推广几十万亩的品种,没有多少人。”佳辐占优质稻推广面积排全国第二名王教授感到自己很幸运,课题组先后选育了6个稻米品种,有4个品种拿奖了。记者问“改革开放40年了,现在课题组已经有这么优异的成绩了,为什么您还坚持在田间?”王教授说道:“改革开放后,经济、政策都不一样了。优质稻进口越来越多,市面上只有好吃的米才卖。现在大部分国产的米质量比较差,特别有些杂交稻产量高但是品质差。农民种的稻米自己不吃,国家收走加工出来的米大家也不要。我就觉得这个很不应该,所以我们国家现在也在发展优质水稻品种,产量不用很高,能达到全国稻米平均亩产的400公斤,并且是优质的就很好。不然中国人的饭碗都是靠别人,我们饭碗里装的都是不好吃的饭,都要吃别人的优质稻米。所以我们从今往后,就要把优质稻米研究技术牢牢抓在我们手上,习近平说我们饭碗要牢牢端在自己手上,我们也想做出品质好、产量高的稻米。”

让研究出好的稻米尽快走入百姓家,王教授说:“我们佳辐占是最好品种,农业厅下达文件,全省种植一百万亩佳辐占稻米,从2003年起到今年,佳辐占在全省已经种植一千多万亩,创造社会效益将近20亿。”王教授做常规水稻研究纯公益性质,成果免费分享给农民,一方面农民看到好优质的稻米品种的就种,一方面种子公司,种子站来推广,拿到这样的社会效益王教授和课题组都很高兴。现在王教授和课题组筛刚刚选出的新优质品种叫嘉禾80,还需要经过全省的实验室考核,最多明后年才能到民间使用,一般新品种要和农民见面需要10年,历经很多关检验才行。

二、身体力行,与时俱进

王教授刚到厦门大学任教时,不仅要负责课题组育种,还要为学生们上理论课、实验课。水稻育种有季节性,最忙的是3月份、7月份播种时节,其它每月分别完成插秧、杂交、选种等任务。王教授还担任全系本硕博课程,最多一周有23节课,周六周日连晚上都需要上课。王教授说:“上课时间上课,农忙时间我到田里来。我们最忙、最热的时候,同学们放暑假,不影响教学时间。”王教授平时为人低调,常常教育学生们:“你们在做事情,不要去高攀别人,做好自己的事情。”王教授总是身体力行,实实在在靠自己:“我们的工作如果是讲讲话,不可能有今天的成绩。我都拿到了我才敢说,拿不到的我只说我想拿。”稻米培育初期王教授立下目标:稻米千粒重要达到30g以上。别人背后嚼耳根说王老师都是胡思乱想,包括课题的同事也不是很赞成。王教授权当没有听见,但是他心理暗下决心,一定要做到。因为当时大家都没有看到太多的基础和可能性,但是经过这十几年王教授和他的课题组做到了!

王教授自己省吃俭用,却对人极大方。王教授说自己生产的米虽然不多,但是好吃、健康、无污染。生科院给课题组以支持,课题组也应该给生科院一点回报,收成好的话就为每位职工都送一袋米,给生科院的老师们都尝尝。

王教授十分支持学生们进行科研活动,经常亲自指导学生进行田间实践活动。而厦门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每年本科生实训最后一站就是到漳州龙海市东园镇厦门大学现代农业科研与教学基地参观,但凡有学生客人来参观,王教授必定亲自带领大家到田间去走一走,介绍现在的科研成果。“全国农业科技先进工作者、福建省劳动模范、福建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厦门市劳动模范、福建省有突出贡献的农业科技工作者、福建省杰出科技人才”,王教授荣获称号已经数不清楚,但是他最在乎、最兴奋的莫过于选到了好的稻米品种。活到老学到老,王教授想再多活几年,看看这个世界是怎么变化的。阳光的心态、优秀的品质,正如那优质的稻米晶莹剔透、优质醇香,这是一位老科研人做出的最好榜样。

文|洪欣欣 吴佳蓓 张弘 江子扬

责任编辑|孔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