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撕到2018年最后一页。

“压轴寒潮”终于带来降温降雨,厦门才有了一点冬天的样子。就在几天前,厦门还热得冒汗,让人分不清月份季节。这是厦门的常态,四季如春,时光流淌缓慢,你甚至都没发现,2008马上是11年前的事了。

98年洪水泛滥,08年汶川地震,18年,也注定不平凡。

在这一年里,我们失去宇宙,江湖,英雄,还有童年。我们不再是蠢蠢欲动的莽撞少年,陪伴二三十年的厦门面貌也焕然一新。

6月,莲坂富山沃尔玛歇业

10月,嘉禾巴黎春天关门

11月,福联大饭店悄然离场

2018年,也要正式结束了

道尽离别伤,听落离人泪。90后的时代正在过去,2018年即将翻篇,我选择与厦门谈谈。

摄图网:Annnnnnn

壹。找不到小时候的仰望地标

2018年11月,福联大饭店悄然变身为“京僎颐豪酒店”,猝不及防,这个曾经在湖滨南路十字路口的“地标”就这样无声告别了。

曾几何时,经过湖滨南路时,我们一抬头,总会看到“福联”矗立在那,至今已近30载。许多厦门90后在这里办过谢师宴,吃过自助餐,甚至在这里喜结连理,福联,就这样带着大家的青春一起逝去了。

除了福联大饭店的“改头换面”,许多曾经被厦门90后挂在嘴边的“地标”,随着城市的建设被改造或拆除,留下一地回忆。

湖滨南长途汽车站,曾是全省最大的汽车站,许多人从这里搭车前往异乡求学,许多人从这里第一次走出厦门……但在2016年5月26日零时,它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80、90年代,厦门没有动车也没有顺风车,更没有网络订票,站里经常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无数人通过这里涌入厦门,离开厦门,还有人为买一张票甚至要提前两三天到车站排队。

而现在的你,是否还记得,从这里搭车去往过哪个远方呢?

时间再往前走,2008年,厦门工人文化宫迁址体育路,与毗邻的文化艺术中心一道成为厦门的文体精品片区。

1990年代的文化宫,建筑有所加高

现在说起工人文化宫,大家会想到体育路上的五一广场,但你要是问起老厦门的孩子,脑海中或许是中山路和新华路交叉口的这个文化宫旧址。虽然随着文化宫的搬离,临近的公交站也改为“华新路口”,但还是有不少人亲切地称之“文化宫”。

厦门市工人文化宫始建于1958年,当时叫“厦门市工人俱乐部”,楼前的广场可容纳上万人,是许多厦门孩子的童年“地标”。2006年文化宫原建筑拆除,就地建造了新楼。2008年文化宫迁至体育路,新文化宫大厦成为厦门市公安局大楼,广场上的孩子,已是新的一代人。

十年弹指间,文化宫已成了体育路上的新地标,而10年前的厦大一条街,却只留在一代人的记忆里。

我们常说的“厦大一条街”是从南门出来左侧的马路一直延伸到现在厦大西村公交站附近的一条商业街,2008年拆迁之后,现在早已经被绿色植被和宽阔马路所代替,十年前,这里却蒸腾着浓浓市井味儿。

拆迁后,晓风书屋搬到了大学路,林家鸭庄搬到了文灶附近,鹭达眼镜已经开了三十多家分店,阿炳的曲子已经是在很远很远的回忆中了。许多厦大学生、校友和厦门90后回忆这一条街时,总会不约而同地说“拆的全是我的回忆……”

三十年代的开明戏院和消闲别墅

时代的更迭犹如电影镜头的切换,一瞬间带你回到1994年,当时浮屿角的地标性建筑,厦门电影娱乐业老字号之一“开明电影院”被写上“拆”字后,遍开始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如今的源通大厦。

开明戏院旧址——现源通中心

1931年竣工的开明戏院在当时引起很大轰动,六层建筑包含舞台、观众厅和放映厅。1956年公私合营后批准自行经营,以放映电影为主,兼承接文艺社团演出。后来更名为“开明电影院”,可以说接连厦门三代人的回忆。

同样是1994年,最大的90后也才4岁,可是你要混迹厦门老市区,一定不会忘记它——钟楼。

钟楼旧址位于公园西路园南小学内的小山坡上,建于民国16年,作用为报时与防空警报用,解放后废止,1994年园南小学扩建,钟楼被拆除改建为小学教学楼。

贰。带着回忆的味道消失了

“新南轩”这三个字对于老厦门人来说,用闽南语“xin nan yan”更有亲切感。那原本开在思明电影院旁骑楼中的酒楼,创办于清朝1911年的它,见证了几代人和厦门的变换。

在90年代的记忆里,新南轩是一家可以买到刨冰、油葱粿、水饺等厦门小吃的店,就像现在的黄则和、吴再添。那里的小吃总能带给人满足感,但是,到了2004年,因旧城改造和拆迁,“新南轩”关门歇业,此后,市场上几乎再也没有关于这个中华老字号的消息了。而它的消失带走的更多的是对于那个年代的眷恋。

提起“特香鸡”,我相信这个牌子在很多厦门人心中,都带有特殊的意义。1993年,厦门第一家“特香鸡”店在思明北路开业。

特香鸡,卖鸡的!没错,特香鸡最让人怀念的是那又脆又香的童子鸡。以前,有点零钱吃上一顿特香鸡是件幸福的事。但1999年,随着最后一家特香鸡在文灶关门,特香鸡就此成了回忆。

如果说新南轩和特香鸡是关于童年的味道,那下面这些,大概就是青春的味道。

从2000年开业,黑糖咖啡馆就成了许多厦门“文青”的打卡圣地,按照现在的话说,它就是当时的“网红店”。经历了四次关店,2016年,黑糖的老板老麦,正式向粉丝们发布通知:这次的歇业,可能会让大家短时间能无法再与它相见了。

图片来自网络

很多人都说,黑糖算是厦门咖啡的鼻祖,喜欢喝咖啡的人,应该很少有不知道黑糖的,就好像喜欢民谣的人,一定会知道Bob Dylan。

图片来自网络

关了黑糖之后,2016年初,老麦在大学路开了新店,大家又开始津津乐道店里的公民猪脚和卤肉饭,店名改了,风格换了,但“黑糖”依旧还在——蓝白格子桌布与木桌椅,墙上、桌上那些书籍碟片依旧是浓得化不开的黑糖味。

图片来自网络

如果说“黑糖”是文青的朝圣地,那水岸咖啡馆,则是小资青年的聚集地。

水岸,得名于首家咖啡馆的地理位置——它位于厦门的中山公园湖畔,倚湖而设,隐秘却又隐藏不住它的与众不同。大多数时候,水岸都坐满了人。舒适的环境、弥漫的咖啡香,惬意地窝在沙发里渡过一个下午,幸福,油然而生,也许这便是这些人来水岸追求的幸福感。

这样的幸福感,在水岸的第十个年头悄然落幕。

2015年5月,作为厦门最出名的本土咖啡馆之一,有人发现位于溪岸路的水岸咖啡公园店已经关门。同年12月,水岸官微发布消息,「水岸咖啡馆滨北店」将携手「PORO西餐厅」升级为「PORO Central Park」。

无声无息,水岸就这样默默告别了。

你喊一句服务员,他应你一句“阿度来了”。吃过阿度的厦门人,一定不会忘记这样的应答方式。

这家位于莲岳路上的阿度餐厅,在经营了10多年后,于2015年底,以一种不堪的面貌收场了。

在厦门颇有名气,阿度餐厅除了原先莲岳路上的直营店,鼎盛时期还在厦门开了不少同品牌餐厅的加盟店。2015下半年莲岳路上的阿度重新装修了两个月,本以为是为了品牌升级,不料,一夜之间,这家餐厅却突然关门停业,老板也随即失踪,店内设备陆续被供应商搬走,数十名员工工资被拖欠工资,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许多员工和经销商聚在关门的阿度门口

据当时的员工介绍,老板“跑路”之前经常有人来找老板讨债,大家推测可能是老板在外有债务问题。但最后似乎也没有明确的官方说法。

“我们去哪里?”

“去私奔吧。”

这么说起来,“私奔”这个名字,好像还挺浪漫的。

私奔藏在吵闹的明发商业广场背面,三层楼的独栋房子,三楼的阳台可以看到摩天轮。私奔的菜单首页,赫然写着一句话:私奔,并非与爱情有关,但一定是跟梦想连结的。

私奔的鼎盛时期,几乎人人说起咖啡馆,都会提到她,她不仅是一家咖啡馆,也是一家咖啡学院,咖啡烘焙所,完整的从前端到后端,掌握了技术和营销,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私奔系咖啡馆,几乎是厦门数一数二的网红。

不少私奔分听说私奔结业关门的那一刻,心里还是有点难过的。明明看起来好像很强大的一个私奔帝国,好像瞬间坍塌了,蒸发了。那些制造梦想的人,不知道最后都去哪里了。

叁。寻不到过去的生活影像

说起厦门“夜市”的代表,绝大多数人都会不假思索地说出曾经熙熙攘攘的“定安夜市”。定安小商品夜市创办于1992年,共有220个固定摊位和80个临时流动摊位。由于毗邻中山路,这里成为厦门80后、90后的淘宝初体验。

曾经熙熙攘攘的定安夜市

后来,由于中山路被规划为步行街,定安路夜市于2007年7月10日被关闭,做为交通、消防疏散通道。大多数摊位搬迁至定安广场一楼商场。旁边的九市也随着老虎城的兴建而消失。一眨眼功夫,已经10年过去,如今随着网络电商的普及,商品夜市也或许也很难再卷土重来了,只能是厦门人心底一个美好的回忆。

在那个还没有人手都是智能手机的年代,CD唱片、演唱会DVD、甚至更早的卡带是我们唯一获取音乐的途径。而对许多厦门人来说,一家叫做「TD唱片」的店铺,亲切得就像一个高中同学。

「TD唱片」是厦门唱片业最有烙印的品牌之一。不仅仅因为它贩售正版、来自全球各地的最新的、最经典的、最齐全的唱片,更因为她致力于把更多音乐以上和音乐以外的东西带给人们。例如,一场签售会、一场音乐会、一场尤克里里教学、一次读书会……

昔日的TD唱片东方明珠店(图摘TD唱片微博)

但是世界确实变化得很快,在网络和数字音乐新兴的大环境下,本身就备受冲击的传统唱片和那份安静下来专注读完一本书、完整听完一张唱片的心情渐渐消逝。

十八岁是普通人成年和未成年的分水岭。对TD唱片来说,十八岁意义非凡。2016年,「TD唱片」关闭了厦门最后一家店铺,然后,她以「好廳」为名,新生。

在市场供不应求的八十年代末,华联百货里的时兴商品,只要一出现在柜台,都会被抢购一空。1987年开业时,这个商场就拥有七个楼层的销售区域,还是厦门首家拥有电梯的商场。

2010年2月3日,有着23年历史的厦门老百货品牌华联百货正式更名为夏商百货。成立于1987年的厦门华联商厦,有着26年历史是厦门最悠久的百货店之一。

1930年创建的建成老铺,当时在大同路的76号,经营着绸布生意。1947年,又另开了一家建成百货商店,是一家经营布料、针织、家具、鞋帽、文具等日用生活百货,老式玻璃橱窗、柜台上“年迈”的算盘……这家百货里深刻留存几辈人的记忆。它的历史永远停在了2013年2月8日,整整83岁。

或许你和我都有“光合作用”情结,彼时流连中收获的不仅是知识,更是人文精神的熏陶。

作为国内民营书店的代表,光合作用书房自1995年开业,在厦门市民心中烙下共同成长的印记。

而这家曾是厦门文化地标的品牌连锁书店也在2013年重整失败,倒闭收尾。

许多老厦门非常熟悉的“向阳商场”也谢幕了,它在上世纪50年代开门营业,无论是对这家店熟悉的,还是住在附近片区的人,依旧对它的关门唏嘘不已——要知道,很多老厦门家中的锅碗瓢盆,都是来自横竹路的这家商场。

2015年伊始,有着半个多世纪的厦门老字号向阳商场清仓关门。

从开明电影院到天地开明电影城,这家老字号影院创建于1929年,走过了84年历程。2004年重装开业后,一度是厦门乃至全省电影院的票房冠军,也是厦门首家五星级电影院。

它曾一度是厦门最好的电影院,但2013年12月31日晚,放完了最后一场电影。

在厦门,流传一都市传说——「神车」507路公交车,号称「陆地喷气式飞机」,只要起步从不轻易停车,能飞绝不跑,能领跑绝不闻尾气。飞得嗨起来你还能看到它身上的「火花」,不管是深夜无人还是黎明时分,总能看到它在厦门街头撒欢奔腾。

2010年05月26日起,50B路接替507路中巴运行,也就是说,507路已经是过去式了,虽然消失近10年,但江湖仍有它的传说…

如果说神车507追求的是速度与激情,那么坐上双层巴士30路,你一定会希望它开得慢一点,再慢一点。

对很多人来说,有时候坐上30路并不是为了去哪里,坐双层巴士本身就是目的。

二层的前排是赏景的绝佳位置,往往也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图片来源:@DDG-57

路旁的凤凰木高大茂盛,坐在那里,青翠的风景扑面而来。凤凰木的枝叶时不时和车顶亲密接触,感觉触手可及。好像在穿越丛林,又好像在林间飞翔,晚上还可以欣赏厦门夜景,这种感觉实在太棒了!

但是,2018年11月25日,在30路的轮渡始发站,有乘客等了很久也没见到熟悉的“大个子”,只好上了簇新的空调车,司机说:“30路双层今天开始就不跑了。”从此关于30路双层大巴的回忆定格在了过去。

2018年9月30日,不在书店官微发布通告:我们决定于2019年1月1日关停不在书店华新路店,感谢大家2010-2018这八年来的关注与支持。

众粉丝一片哗然。

三年前,不在书店的老板麦子有了自己的孩子——马修,于是,一家以幼儿英文阅读启蒙为主题的“很久很久以前儿童书院”诞生了。

三年后,面临即将上幼儿园的马修,老板又任性了一次:决定“转身”将不在书店华新路店改造成“很久很久以前国际儿童学院”,不在书店真的不在了。

“你在不在吗?我在不在”但它和2018一起结束了。

肆。同安区还在,同安县不在了

2003年09月,厦门市区划调整,原同安区一分为二,拆为同安区和翔安区。尽管历经数次的“分裂”,同安区仍为厦门市最大行政区,土地总面积658平方公里,比4个厦门岛还大。

同安区原为同安县,历史上同安幅员辽阔,范围包括现在的同安区、翔安区、集美区、海沧大部分地区、厦门岛、大小金门岛、以及漳州角美镇的部分地区。

▲1954年福建省同安县行政区域全图,此时仍然管辖厦门岛外各区(除集美乡)及今角美的部分地区。

历年来,同安县的范围逐步缩小。到1997年4月,同安改县为区,长达1000多年的同安县建制就此终止。

▲1970年代同安县全图,此辖区范围一直稳定至2003年(同安生活网)。

开元区于1947年由中心区拆分而来,至2003年一直是厦门市政府的所在地。解放以后,开元区逐步东扩,1960年郊区的梧村归开元区。1987年,郊区的何厝、前埔、洪文、西林、莲坂等划归开元区。2003年,与鼓浪屿区一道并入思明区。如今,原开元区的公园街道改名为开元街道,属思明区管辖。

▲1990年代厦禾路凤屿路口的开元区政府(已拆)

鼓浪屿区是厦门光复后设立5区之一,面积1.7平方公里,曾经是厦门最小的区。鼓浪屿能独立设区,可见鼓浪屿在历史上于厦门地位之重要。2000年以后,鼓浪屿区发展旅游事业,岛上的工厂陆续迁往厦门,人口逐渐减少。2003年与开元区一道并入思明区,成为思明区所辖的街道之一。

杏林是厦门解放初期的工业重镇,1978年9月,郊区的杏林公社、杏林镇划出独立设杏林区。1996年1月,当时属集美区的海沧镇、东孚镇划归杏林区。2003年,杏林区马銮湾以北的杏林街道、杏林镇划归集美区,剩余部分更名海沧区。

▲曾经属杏林区杏林镇的霞阳村ZRQ 摄

在老市区长大的孩子,小时候一定在巷子里留下过奔跑的足迹,下井巷、刺皮巷……因兴建中华城消失了;南土地公巷因兴建虹霞大厦消失了;周厝巷因兴建南中广场消失了;我们的童年,在厦门的飞速发展中,消失了。

▲被拆除的路牌、门牌(摄于曾焕光工作室)

伍。我的母校不存在了

▲溪岸小学旧址

溪岸小学原址位于溪岸路34号,第二菜市场正对面,因地处溪岸路得名。前身是1922年创办的树人小学,文革期间改名为“红旗小学”。溪岸小学不大,仅有一栋ㄇ字型的3层教学楼与后巷一栋3层长形教学楼。2004年,溪岸小学并入同在溪岸路上的公园小学。后来ㄇ字校舍因为危房拆除了2、3层,底层一度做为大排档一条街。如今闲置。

▲后江小学旧影

后江小学原址位于厦禾路782号,文塔市场旁,因地处后江埭得名。2007年,万寿的思明区第二实验小学建成,2009年后江小学的学生迁至思明二实小。原校舍改做思明区特殊教育学校。不过,后江小学不会消失。新址位于将军祠片区,亿力百家苑东南侧、文馨园北侧,总用地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2018年11月,思明区教育局回复:后江小学项目预计将于2018年年底开工建设。

▲海滨小学旧址(今开禾小学)

海滨小学位于打铁街151号,因毗邻海边得名。2004年思明老城区学校布局大调整后,海滨小学并入开禾小学。开禾小学在海滨小学原址的基础上扩建成新的开禾小学。开禾小学今为统筹招生,接收集体户口及外来工的子女。

鹭江小学校舍旧影

鹭江小学位于厦禾巷34号,因地处鹭江街道得名。90年代中期,鹭江小学停办。后校址曾被教师进修学校、第二幼儿园、鹭江街道残疾人职业援助中心等机构使用。2017年原校舍拆除,做为厦门第五幼儿园的建设用地待建。

霞溪小学旧址

霞溪小学位于霞溪路45号,因地处霞溪路得名。80年代初东辉(今华侨大酒店)、长征小学并入。霞溪小学在2004年思明区学校整合后撤销,其生源并入思明东路上的思明小学。后校舍曾做过思明区开智学校。今为中华街道霞溪社区居委会及中山路商圈商会办公场所。

新华小学(释仔街东侧)旧影

新华小学位于释仔街103号。前身是日本人创办的旭瀛书院外清分校。厦门光复后改为“复华小学”,1966年与民安小学合并,更名为“新华小学”。新华小学在释仔街东西两侧都有校区。2003年新华小学并入群惠小学。群惠小学在释仔街西侧的校址上的基础上进行扩建并使用。东侧校址曾一度有规划辟做“刘惜芬烈士纪念馆社区公园”,后无下文,今仍然闲置。

▲延风小学旧址已成南中广场的一部分

延风小学位于大中路周厝巷,以政治用语命名。规模不大,每年段2个班,学校于1997年停办,学生并入文安小学。2000年代中期,周边拆迁建南中广场,现旧址荡然无存。

▲朝红小学旧址旧影(2006年)

朝红小学位于477号(原针织厂旁),以政治用语命名。1999年,朝红先是跟碧山小学合并为联合小学。2004年,联合又与渔民小学合并,冠名“思明小学”。联合小学可能是厦门改革开放以来最短命的小学了,仅存在5年时间。2006年,辟成功大道,朝红小学原校址拆除,今为成功大道辅道。

▲碧山小学旧址

碧山小学位于永福宫巷,因毗邻碧山而名。碧山小学先是1999年与朝红小学合并为联合小学。2004年,又与渔民小学合并,改称“思明小学”。今为思明小学碧山校区。碧山校区很小,仅有一栋五层教学楼和一小操场。与本部不同的是,本部招收本地学生。碧山校区今为统筹招生,接收集体户口及外来工的子女。

▲印有渔民小学字样的配电箱

渔民小学创办于民国时期,原址在厦港鱼行口,因服务厦门港渔民子弟命名。渔民小学后来搬至厦港水牛埕(现址)。2004年,渔民与联合小学合并,再原校舍的基础上大规模扩建,并冠以“思明小学”的新名。渔民小学虽已消失十多年,却仍然能在旧址一带找到印有“渔民小学”字样的配电箱。

▲笔山小学旧址

笔山小学位于鼓新路28号,因地处笔架山麓得名。笔山小学的前身是1909年创办的福民小学。2004年,笔山小学并入人民小学,后校舍成为思明区学生课外实践基地。

▲鹿礁小学旧址

鹿礁小学位于复兴路28号,因临近鹿礁路得名。鹿礁小学的前身是1889年创办的养元小学。2004年后,鹿礁小学并入人民小学。校址曾做为厦门演艺职业学校。2015年,鼓浪屿管委会搬至此办公。

陆。消失的闽南语

厦门作为早期开放的城市,为了更好地吸引外来人口做了很多的牺牲,其中就包括方言的自我矮化。人人都讲普通话,人人来了都感觉舒服。

在去年一项调查显示,在6到20岁的本土出生人群中,闽南语在厦门的使用率竟然在全国倒数,熟练使用闽南语的年轻人,只有19.3%。

如今我们在跟别人聊天的时候,往往只有当两个人都是以闽南话为母语的情况下,才会用闽南话交流。

闽南话为母语的人⇒闽南话为母语的人(闽南话交流)只愿说普通话的人⇒闽南话为母语的人(普通话交流)闽南话为母语的人⇒只愿说普通话的人(普通话交流)只愿說普通話的人⇒只愿說普通話的人(普通話交流)

也就是说,在日常生活中,只有1/4机会是可以用到闽南语的。厦门虽然闽南语人士和普通话人士比例可能是一半一半,但我们可以明显感觉到,使用闽南语的机会是远远少于普通话的。

为什么呢?大家的原因不尽相同——

1997年的,正宗厦门人。提起闽南语,属于全听得懂,但是自己讲很困难的那种。

在家,我爸妈是普通话和闽南语自由切换,但是我全部普通话回应。

@江南无影手

没上学时还会讲,上完学忘了差不多了。

90年代初上小学,那个时候教育局规定,学生和老师在学校里是只能用普通话的,而且沿袭至今。

作为一个跟厦门城市共同成长并生活的人,有时在自己家小区电梯里,一遇到本地口音时,竟然听出了些许亲切感。

出国之前,从来都没觉得闽南语有多重要。

后来在大洋彼岸介绍自己时,用闽南语说:我来自厦门,那时候感到很庆幸。

不过在加拿大呆了五六年,回来后很少用闽南语了。

和父母不住在一块,同事都是外来人口,有时候说闽南语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虽然都是厦门的,但所谓十里不同音,岛内外的闽南语口音还是不一样的,从同安来岛内生活后,便很少讲了。

闽南语就像是一个人的根,它连接了我们的上一辈和下一辈。忘记了怎么说,终究是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泼辣有图:Mr.Lee

越发展,越消失

新时代来临,正是旧时代的退场

伸出你的双手,杂隙看下街头的变化

厦门变得熟悉又陌生

有些人走了,有些东西消失了,但那些曾经陪伴过的,终将构成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或是习惯、或是喜好、或是信仰,所有消失的都会以另一种方式归来。

摄图网:Blue

关于厦门那些消失的商场、饭店、街道

你有哪些记忆?

欢迎留言哦

▍整合来源:厦门广电、厦门晚报、海峡导报、PoroCentralPark水岸、不在书店、马蜂窝、厦门手绘地图、网络,图片来源详见水印、标注,部分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编辑:Ruii

▍版权归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